Sai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金属球浪人

... 发表于 2007-3-6 23:29  ... 10165 次点击


  道路被堵得严严实实,我坐在车后座看书,车每挪动一下我便抬一抬头。到目前为止已然抬了三十五次头了。但车依然堵在那,我低下头继续看书。
  书谈不上有趣,有趣的书自我五岁开始识字后一本也没有遇到过。我从儿童读本到青年文学,从当代文学到古典名著。始终没有遇到。我仍然硬着头皮读下去,毕竟我这正在开车的父亲从祖父那继承了相当一个市立图书馆那么大的藏书室,在密密麻麻摆的整整齐齐的书架上,我相信有着一本真正吸引我的书会在某个时刻被我发现,但不是现在。
  车又开始挪动,我抬起第三十六次头。父亲大约再也无法忍受这缓慢的步调,找准一个右侧的缺口插进了人行道。因为是郊外,目光所及,人行道上一个行人也没有。由此看来,在郊外的道路上分什么人行道车行道纯粹是多此一举——没人走的人行道终将被车流淹没。
  车子在人行道上“咯噔咯噔”开着,我回头看看,发现我们之后的车几乎都开上了人行道,我们仿若领袖一般——违章的——神气的超越了左边马路上等得焦头烂额的失败者们。从后视镜中看到父亲嘴角微微上翘,露出得意的微笑。我默不作声,将脸转向窗外的群山。
  山非常陡峭,称之为狰狞也不为过。大部分山因为开采矿石而失尽了绿色,露出黄乎乎的泥土。我们的地球就这样被胡乱的切来削去,委实惨无天道。
  寻思着,车突然停了下来。父亲扭了几次车钥匙,车呜呜叫了几声之后归于沉寂。车就这样死了。后面的车慌了神,在这仅有一车宽的人行道上进退维艰,“嘀嘀滴”的乱叫着。车已经死了,一时半会看来是活不过来。父亲叹了口气,打开车门下车察看,我也开了车门下车透气。
  左边拥堵的车流已经开始移动,在这样下去估计不久之后原来在我们前面眼睁睁看着我们上人行道的车将会欢笑着超过我们。父亲打开前盖,在裤子右边口袋中摸索着什么,找了半天,索性将口袋中的东西统统掏出来放在一旁的栏杆上。签字笔,记事本,钥匙,眼镜盒,一整盒护甲工具……为何会有全套的护甲工具?我正欲询问父亲,发觉前方走来一个人。
  来人蓬头垢面,浓密的落腮胡分不清与乱窜的头发的界限。体型健硕。在我正穿短袖的季节他竟还披着军棉袄。他左手提着破旧的麻袋,里面的物品在他走路的摇摆中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右手拿着一个透明包装袋,里面套着蓝色的类似枕头的物品。我不由得想到雷神的形象,也许用手一拍就会轰隆一番。颈子上还挂着一个垂至腹部的木箱。
  他走到父亲旁边,开口道:“打扰一下。”
  父亲正埋头于修理汽车,抬头看看说:“没钱。”
  “不,不。”,男子说“只想借这个一用。”他指了指放在栏杆上的绿色盒子,里面是全套的护甲工具。
  “请便。”父亲没好气的说。
  男子将右手的枕头递给左手,在栏杆上打开盒子,而后将其中的指甲剪一股脑的倒进垂至腹前的木箱中,伸手进去捣鼓了一下又从木箱中把指甲剪一个个放回盒中。
  盖上盖子,男子道了声“谢谢”就向回走去。
  我突然想起什么,对男子叫道:“请等等!”
  适时,左侧的道路已然畅通,跟着父亲上人行道的汽车有的也倒车逃出人行道。每天世界各地都有成百上千的堵车,每天世界各地都有成百上千自作聪明开上人行道或者别的什么道的司机,每天世界各地也就会有成千上万跟着开错道的司机之后再次遭遇堵车或被罚款亦或逃脱的司机。
  自作自受。
  我追上男子说:“等等。”
  男子转过身,哗啦哗啦。
  “刚才你……”
  “对不起,无可奉告。”
  说罢他又想转过身去,我说:“像你这样做成功率应该不高吧。”
  他看着我,说:“我是金属球浪人。”
  “金属球。”
  “是的。”
  “所以四处收集金属物品?”
  男子不言语,只是看着我。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男子似是思索挣扎了一会,说:“嗯。”
  “所以四处收集金属物品?”我重复道。
  “并非是无偿的获取,作为交换,我会提供与之相同的塑料制品。”
  “金属换塑料,不错的交易啊。”
  “听着。”男子道,“我不是用得到的金属去卖钱。”
  “兴趣爱好?”
  “不。”他打开那个破旧的哗啦哗啦的麻袋,里面全是大小一致焕发着不同光泽的金属球。
  “真了不起。”我赞叹道。
  “通过收集这些金属器具,我得以知晓人在不同时期对物品态度的不同。”
  “例如被废弃?”
  “从不捡废弃金属,如你所见,我只做原料的交换,换得后将其熔成金属球。”
  “还颇有原则。这么说我爸的指甲剪们也不能幸免于难?”
  “对剪们来说只会是解脱。若对你父亲说来是灾难,我也无能为例。”
  “将车弄坏后在别人修理的时候趁人之危也是长期收集的经验吧。”
  “抱歉抱歉。不使点手段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由此看来作为人,在危急之时总会放弃些什么。”
  “得得。”
  而后传来父亲的叫声。车大概已经修好了。
  “这就走了。”我说。
  “嗯。”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车终于开动,后面没能逃脱的车也终于松了口气,毕竟被贴上罚单不是好玩的。我看着后视镜中的父亲,问:“想知道刚才和那个人说了什么?”
  “没兴趣。”
  也好,即使父亲想知道我也只打算说:“秘密。”

Sai
2007-03-06 17:02

本主题共有 3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3-6 23:34
nantz10 地球
得得。恢复水准了
#2 - 2007-4-9 22:20
涂鸦 北京
臆想么= =
#3 - 2007-8-11 02:25
isncn 地球
看到了影子,影子...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4509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