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为谁开,茶花满路

... 发表于 2003-3-14 20:51  ... 9797 次点击

为谁开,茶花满路
      对一个人的思念,如何才算尽头呢?
??对一个人的思念,怎样才能止歇呢?
??你走了,默默无言,永远不会再回来;我的心,被你带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
??风中,有淡淡的香气,你闻不到,你感觉不到……
??为谁开,茶花满路?

本主题共有 3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3-3-14 20:52
Sai 桂林

??公元229年,秋
??通往汉中的官道上,堆积如山的粮秣在役夫和骡马的搬运下,源源不断地送往蜀汉丞相诸葛亮驻扎屯兵之处,虽然天色萧索,人人脸上却都是一派既热切,又庄肃的神色,是的,整个蜀国,都在为二次北伐做积极的准备,他们的蜀汉,是为讨逆而生的。
??深夜,府邸内一灯如豆。
??诸葛亮俯案疾书,劳碌,已成了他多年的习惯,当年那个笑傲风月,潇洒飘逸的卧龙先生已模糊得自己都记不清了……微笑了一下,他吩咐内侍再将烛火燃亮,这眼睛……算是老眼昏花了吧?
有人轻轻为他披上了衣服,未及回头,身后已传来温和的笑声:“丞相,想不到是我吧?”诸葛亮心中一暖,笑道:“怎么想不到?定是你将我内侍买通了,任你往来----子龙,快坐!”赵云一笑转身,在诸葛亮身旁坐下。灯下,看得温暖又真切,多年岁月的洗礼,赵云的两鬓已染飞霜,但气度却越发沉稳轩昂,神色间,显露出长者的贤明和从容……诸葛亮轻叹口气,不论何时何地,见到子龙,我就安心了。
??吩咐内侍摆上清茶蔬果,赵云先开了话头:“丞相,天到这般时候,如何还不安歇?”看了看案边厚厚的纸卷,“事情哪里能一下做完?为了大汉,您要保重身体!”诸葛亮微微一笑:“那子龙呢?咱们俩是彼此彼此,谁也不必劝谁。我倒要问,子龙深夜不睡,特意到此,难道就是为了催我睡觉么?哈哈……”赵云忍住笑意:“我如何辩得过丞相?”顿得一顿,敛容道:“丞相真的准备再出祁山了?”孔明道:“这个自然,魏国大都督曹休新逝,正是天赐良机!”赵云神色一穆,微微皱紧了双眉。“子龙?”孔明轻唤,这样的神色他最熟悉不过,赵云有话要说。
??“丞相……”赵云沉默良久:“云少年立志,为国家除垢去秽,抛头洒血,在所不辞!如今,半世征战,目之所见,仍是满目疮痍,生民涂炭……究竟错在哪里?!追随先帝救民于倒悬是云平生所愿,绝无反悔,但是……”他欲言又止,片刻才道:“兵者,国之重器,不可轻忽。若丞相未决,且请三思;若丞相已决,云请为前部先锋!”孔明出神地望着他刚毅的脸庞,赵云的字字句句都打在他心头,轻抚他脊背,诸葛亮陷入沉思。
赵云眼中闪过真诚的愧疚,他知道丞相的难处,先帝的托孤之言象大山一样已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兵发祁山根本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是孔明的使命,是整个蜀国的使命!
??相对良久。
??赵云释然一笑:“丞相,是子龙失言了,您千万别放在心上。”话题一转:“对了,那日听您说,伯约有意学我枪法,果真么?”孔明轻笑道:“自然是真的,就怕你不肯!”赵云笑道:“哪里会不肯?我是真喜欢这孩子……不过,丞相不怕我抢了你的乖徒儿么?”孔明道:“我这乖徒儿还不是你极力保荐来的?大家彼此罢了!”赵云与孔明相视一笑,心中均感无限温暖。
??谈谈说说,两人都是一夜未眠,不知不觉,天已破晓,晨曦初上。
??临走,孔明挽住赵云的手:“子龙,后日是你六十寿诞吧?瞒着谁?当日我要在内府设宴誓师,然后么,一行人便跟你到府上贺你这位寿星,我可有样好东西送你!”赵云微然一笑:“做什么寿啊!大家来吧,云以美酒敬良朋!”从容上马,立时引来众多目光,轩昂气度,犹胜当年。
??孔明微笑着目送他远去,回到府中,由一堆书简中抽出了那本《水经杂注》。
??书册不厚又极旧,是秦代无名氏所著,他在灯下出神,这贺礼,子龙一定喜欢!
??也是相处了好久才知道的啊!
??子龙,会对水利感兴趣!还记得入川时初次见到横亘于成都平原之上,雄伟坚固的都江堰时,子龙那欢喜赞叹的样子,他说:“李兵父子是真正的英雄,他们所修的大堤几百年来一直护佑着一方百姓免遭水患,我怎能跟人家比呢?”他的笑容,真诚得不藏一点心机……微叹,子龙啊,何其有幸一生能有你这样的朋友。
#2 - 2003-3-14 20:53
Sai 桂林

??是昨晚着凉了么?为什么头一直隐隐作痛?月色溶溶,赵云披衣踱出卧房。
??一地清辉。
??赵云默默立于当庭。
??心中不知为何陡生无限感慨,是不是人到了这个年纪,会格外清晰地忆起从前的事?
??他摘下壁上斜挂的青钢。
??拔剑出鞘,青芒隐动。
??剑亦如我,
??人,特别寂寞。
??是不是我真的老了?
??……
??“父亲。”赵云转身,见到长子赵统不知何时也立在了月下,十七八岁的年纪,五官轮廓象极了自己,只是更单纯,更文弱。“父亲,”他上前一步,心中涌起莫名的不安,母亲过世得早,父亲身边一直乏人照料,他今日的脸色,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憔悴:“夜深了,我陪您回房休息。”赵云轻笑,统儿是个贴心的孩子!如果不是这世道,一定会是个上进的读书人吧?象他祖父?赵云拣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今晚不知为什么,就是睡不着,统儿,跟爸爸说说话吧。”赵统依言,顺从地坐在父亲身边。
#3 - 2003-3-14 20:55
Sai 桂林

??“青钢……”
??昏沉沉地睁开眼,眼前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是设宴时得知的消息。
??身着重孝的兄弟俩静静地跪在厅上,一如当年的子龙。
??诸葛亮慢慢接过赵统手中紧握的三尺青锋。
??“父亲没有留下一句话,但我知道他的心意。”
??诸葛亮举剑观瞧。
??这有灵性的东西在手中映出血色光芒,那上面有昨日的誓言,今日的豪情!
??“子龙……”
??他的精神撑不住了,木然四顾,看不清周围的人。
??周围的人也看不清他,整个大厅被令人心悸的窒息所缠绕。
??“父亲!”

??墓地
??赵广猛扑到哥哥怀中,哭喊着大叫。
??紧绷的防线瞬间溃堤,厅内厅外,泪雨滂沱。
??他们的赵云将军真的走了,
??他们的子龙将军真的走了,
??永永远远不会再回来!
??诸葛亮昏睡了一个时辰,不听众人的劝阻,执意来到赵云熟睡的床前。
??不要用泪水送别子龙,只是久久凝望。
??子龙心中,应该没有遗憾吧
??轻叹,
??我说过的,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有子龙在,我就安心了,即使他睡着。
??诸葛亮将青钢剑紧紧捧在手中。
??“子龙,你的心,我收下了。”
??轻轻地将《水经杂注》放在他怀中,“这是……我送你的……”
??如果,不是这乱世,
??我们都会选择另一条路
??立起身来,
??深深地鞠躬,给自己奋斗了一生的战友……

??蜀汉建兴六年秋九月,大将赵云病逝于军中。

??成都四门大开,军民出城百里,恭迎蜀中军魂归来。
??送你归来的将士,神色肃穆,庄严,他们经过的路边,有野花盛开。
??可是,
??子龙
??你看不到,你感觉不到……
??这漫山遍野的红啊
??为谁灿烂?为谁盛开?!!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32269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