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咪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灌篮高手之仙剑奇侠传[转帖]

... 发表于 2003-8-14 22:10  ... 6291 次点击

1.冰河出门看见秀兰妹妹在给张四哥缝靴子,抢了就跑。
2.冰河去湘北岛找神仙姐姐,看见池子里有人洗澡,一看原来是——……大猩猩。
3.刚才程序错误。冰河看见一位如星星般美貌的少女在洗澡。冰河偷了人家衣服不给她。后来不知怎么想通了给了。~Q~
4.少女叫赤木晴子。带冰河去取了紫金丹,冰河到隔壁澡堂子里喝水,感觉心旷神怡。
5.冰河出门遇见大猩猩回来,被大猩猩露出的原形吓晕。
6.冰河说自己什么也没干,但愿意娶晴子为妻,受住她的名节。大猩猩暴跳如雷,把他锁到柴房劈了一夜柴。
7.第二天,晴子来放走了冰河。冰河发誓再也不来了!!!
8.冰河晚上去找醉道人学剑,谁知印记喝了他带去的酒肚子疼,只好教了他一招入室剑法“御剑术”,冰河特别不乐意。
9.冰河回家发现苗人搬了一个麻袋进自己房间,偷偷去打开一看,里面是——赤木刚宪。
10.大猩猩一把抓住冰河扇了几个嘴巴,说小白脸你居然赶引人去星星宫抓我?!冰河百口莫辩,这时苗人进来,冰河为表明清白,跟赤木一起把人打退。
11.赤木带着冰河回湘北岛救晴子。星星宫内,冰河为多偷一把苗刀触动了防御系统,乱箭齐发,射死赤木。
12.晴子从躲藏处出来和冰河一起听遗言。赤木拜托冰河带晴子去苗疆[陵南]寻父。吐露出晴子原来是黑白苗族的大祭司仙道彰的女儿。[开始无法无天啦]
13.冰河与晴子踏上去南疆的路程,让我们祝福他们……
比武招亲
冰河带晴子搭船来到富丘城。城外,两人看到一美貌少女正用扇拍抽打两家奴。
“安田角田你们两个偷吃还不擦嘴,看姑娘怎么收拾你们。”
美人当前,冰河自然装也要装得侠肝义胆。小晴子也觉得好奇,结结巴巴说:“打人不好耶……”
那少女岂是好性儿,一言不和双方动手。
冰河看那妞蛮横无礼,不但总抢先出手,每次还连攻两下。暗骂无耻,掏出两个蜂巢没头没脑丢过去,少女花容失色,于是落败。
冰河素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将少女往树上一挂,带着晴子走人。可是没进城门就听见少女求救,原来有两个登徒子在那里乱来。冰河心想,怎么也轮不到你们来调戏,感觉吃了暗亏,于是回来收拾了那两个倒霉鬼。少女哭得梨花带雨,好漂亮的,冰河不禁心念一动。正在胡思乱想,少女执剑而起,唰,正中心脉。冰河立仆。
少女惊走,只剩下晴子,孤零零坐在那里,抚尸痛哭。
过了一夜,伤口结疤,冰河自己醒了过来。晴子哄他说是自己施了急救术,差点走火入魔香消玉陨。冰河心里一热,赌咒发誓说一辈子不抛弃她。
[博士插花:人性是黑暗的,力量是均衡的。]
冰河带晴子在富丘城小住,结识了一少年公子三井寿[不许抗议]。次日,三井带冰晴二人去城中的富丘山庄看他的表妹彩子比武招亲。
彩子即那个砍了冰河一剑的丫头。
看见冰河彩子挑衅说如果敢一对一比试的话,过去的旧帐一笔勾销。冰河说好,于是上了擂台,同时也上了贼船。
冰河不慌不忙,先A干了彩子身上的银子,然后祭出在星星宫外翻来的五张灵符:风雷火土电。彩子“啊”的一声落败。冰河哼哼几声冷笑,刚想下台,谁知家丁们一拥而上,叫着“新姑爷”把他绑了进去。
娶彩子这样的美女冰河笑得嘴都合不上。谁知彩子把众人带到一间房间,打开,里面坐着一个白肤黑发的俊俏少年。“娶我可以,但是必须照顾我弟弟一辈子。”
“你弟弟?”
“然也。他叫流川枫,个性孤僻,天生又懒。如果没人照顾,我怕我死后,他无法活下去。”
冰河张口结舌:“那你何必比武招亲,找个佣人不就行了?”
“不行,枫儿十年前得异人指点,武术造诣非同小可,我勉强才能把他制住。如果不是武功比我高的话,我是决不会放心让他照顾我弟弟的。我以自己做赌注,求我弟一生幸福——!!!”
冰河:“……”(听得脸色发青)
“你是不是盼风吹?你喜欢沉醉……”
众人回头,只见晴子走到流川身边关切而幽幽地问。
“那个傻孩子,危险!”彩子叫。
只见流川枫一手突然握剑,??人。冰河大惊。
“你是不是盼天黑?你渴望浓睡……”
流川枫慢慢转过脸,眼神转处,却是晶莹清澈。
晴子继续:“为你疲惫,为你憔悴,……爱人的感觉,真的好累。”
流川注视着晴子,居然看痴了。
咣当。冰河的剑掉了。
“借一步说话,彩子小姐。”
“什么事?”
“你这位令弟……是不是有点花白?”
“什么?”
“就是花痴兼白痴。”
彩子抡拍便打,冰河跳到院子里,彩子追出。两人又开始干架。留下屋里两个静静凝视的人儿。
晚上,冰河在富丘山庄翻箱倒柜,四处行窃。去客房看望了晴子。晴子说有点不舒服,冰河看看窗外月色皎洁说:恩,可能要变狼人。晴子呆呆地看他,无言。冰河纳闷。
冰河在花园遇见彩子。告诉她虽然不介意美女投怀送抱,但如果要伴随一个心理障碍者过一辈子他宁可自杀。彩子叹了口气说,直到此时也觉得荒谬。只是自己已身患绝症,恐不久于人世,又过于担心幼弟,所以出此下策。冰河闻听不禁发怔。彩子说,你和晴子姑娘明天一早就请上路吧。富丘山庄从此闭门谢客。
冰河说,不如我们四人同行,一路上寻访名医给你治病,顺便也治治你弟弟的自闭症。彩子苦笑,婉拒。
正在此时,丫头来报说西厢房里出现蛇妖。二人大惊去看,房内晴子已不见,只有一赤发的美女蛇盘在那里。冰河刚要发问,那蛇妖撞破墙壁消失无踪。
冰河犹自发怔,从屋外跑来一人。众人看去,居然是少爷流川枫。只见他更不答话,提剑便追。彩子举步将其拦住。
流川枫说要去追蛇妖救晴子姑娘。冰河一愣,不禁多看了他两眼,流川枫脸上挂不住挺剑便刺,被彩子一拍子打翻。
冰河却说这样也好。流川枫若能出去走走,说不定心胸也会开朗起来。彩子不悦。冰河拱手告辞欲独自去寻找晴子下落。流川枫犟头倔脑把彩子的告诫当耳旁风,终于也追了出去。
彩子望着空洞洞的破墙说:“唉,孩子大了,留不住了。”
白河村
冰流二人在隐龙窟休息一晚,次日又出发,出魔窟转几个山坡就来到一个村落,名为“白河”。
在骆记米店,,冰河给流川枫和自己添置了点装备,只给了小胡子店长30块钱。然后来到韩医生家。冰河的规矩是每到一户就巧取豪夺。流川枫明明已经看见晴子睡在里面床上,急得跳脚,可还是被冰河拽着东转西转偷东西。
终于,冰河:“啊,晴子!!!原来你在这里啊!!!”
流川枫恨不得将他一剑穿心。
韩医仙告诉他俩要银杏果,鹿茸,鲤鱼肝,人参,首乌,当归。流川枫说后三样他能搞到,转身就跑了。冰河受药童阿宝指点先摘了银杏果,然后去找渔夫借钓竿。无巧不成书,那天渔夫跟渔婆吵架,把钓竿砸折了。冰河冲玩家挥了挥拳头然后跑到河边蹲在浮桥上瞅着水里的鱼儿发呆。突然灵机一动……黑屏……等显示器再次亮起,我们可以看见伴随着欢快的音乐,冰河泡在水里左一个猛子右一个猛子地捞鱼,引来全村人的围观。好不容易抓着鱼上了岸,哆哆嗦嗦地被好心的大婶领回家换衣服。鲤鱼摇摇尾巴:大笨蛋。
采了银杏果抓了鲤鱼,最后是取鹿茸。可是那头鹿太过笨拙,尽管冰河在路当中下了捕兽夹,但那头鹿却只知道啃青草不去“TRAMP”,害得咱冰河湿着头发还要七颠八颠地去赶鹿,最后连人带鹿一起夹进了捕兽夹。
真的很惨。
好啦,冰河带着鹿茸,鲤鱼和银杏果一瘸一拐一身鱼腥地回到了韩医仙家。流川枫早以备齐了那三样——他偷偷溜回家拿的。流川枫嫌冰河动作太慢耽误时间。冰河气急,跳起来去找韩医仙追问是否再追加一张狐狸皮?
晴子喝下六神汤药后醒转来。
“冰河哥哥……,流川公子……”
韩医仙请三位侠客赶走尸妖。晴子一口答应。冰河奇怪: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角了?
三人先去玉佛寺找主持却不想冰河被和尚硬拉着要剃度。流川枫:好好,这下少一个祸国殃民的了。冰河一把拉过他对和尚们说:对不起,在下还没结婚呢。但这个家伙不错,非常——正点,非常合适。
流川枫看了一眼晴子,小声说:我也没结婚呢。
冰河倒。
接着又打。几个和尚不经揍,几下摆平。老方丈被打回原来模样,原来是个叫相田彦一的小孩。
冰河:怪不得这么罗嗦呢,是彦一啊。
晴子却认认真真跟彦一讲起了做人做妖的道理。
“所以说做妖就象做人一样,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是人妖。 你明白了没有?……人和妖精都是妈生的,不同的人是人他妈的,妖是妖他妈的…… ”冰河百无聊赖在寺庙里摸到一文钱和几双草鞋,回来一看流川枫,已经睡着了。
彦一变成玉佛珠让晴子带上,寺庙消失,三人向黑水镇进发。三人渐渐远去,晚风中依稀传来晴子的抱怨“唉,这个玉佛珠尺寸太差,前重后轻左宽右窄,我带上之后会很不舒服,导致整晚失眠!他虽然是个孩子,我又不能拆开来修理他啊,官府知道了会说我虐待儿童的!说起那个玉佛珠,上月我在白河村认识了一位玉器匠人,他手工精美、价钱又公道、童叟无欺,干脆两位哥哥再给我再定做一个吧!”
冰河、流川枫:闭嘴!
冰河一愣,转脸望向流川枫,流川枫涨红了脸:“我,……我叫你闭嘴!”
扬州城
晴子被黑苗族的长老带走,冰河与流川枫又开始新的征程。
冰河与流川枫进入扬州城。两人来到一家客栈。却被告知只有一间房。
冰河:哦,一间房?
流川枫:……
掌柜:是啊,你们两个大男人挤一个晚上有什么关系呢?
冰河:什么!?你你你……
只见寒光一道,众食客回头目瞪口呆,冰河与流川枫同时跳上柜台,两柄长剑十字交叉架在掌柜的脖子上。
流川枫:你说什么?
冰河:BOY LOVE ,杀无赦!!!
掌柜:我我我……[虚脱]
两人上楼,进到最后一间房。
冰河:只有一张床……
流川枫:……
冰河:怎么办?
流川枫:……还能怎么办,不是只好这样办了?
冰河: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在打嗝。”流川枫走到桌子边,握剑坐下。[好酷,像荆无命]
“你睡床,我趴桌子没问题。”
冰河一愣。暗笑。
冰河躺了一会儿,突然又翻身坐起:“喂,你不困吗?”
“没事。”
“拜托你趴一会吧,你这样坐着,我躺着,……像守灵的。”
入夜,冰河睡熟,呼噜声冲天而起。被子踢翻在地。
流川枫捡起被子,看着床上那个张着大嘴口水外流的衰哥,不禁叹了口气,甩手把被子扔上去。正盖在头上。
“抓贼啊——”门外有人喊。
贼?流川枫一惊,握剑冲了出去。
冰河被被子捂得喘不过气,手刨脚蹬扔开被子。“流川枫?”四顾不见,于是也走了出去。
流川枫正与一女飞贼恶斗,冰河上前,偷了一件飞贼的夜行衣,女飞贼尖笑着逃走。
流川枫:嗳,你怎么来了?
冰河:有人往我身上盖被子,又叹了口奇怪的气,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流川枫:……
冰河:好了,那娘们功夫不弱,我们一起去追?
流川不答话,拉开后门追了出去,冰河紧随其后。
京 城
流川枫在京城外巧遇安西夫人。原来三井寿就是安西尚书的儿子,流川枫与彩子的表兄。三井从苏州回京之后就染上了一种类似肌无力的病症,体力一直不好。流川带着冰河搭姨母的船来到京城尚书府。
冰河:三井寿的家是尚书府?
流川枫:恩。
冰河:我最不喜欢跟当官的打交道了。
流川枫:姨夫姨母拿我和姐姐一直当自己的孩子看待。
冰河:我穿成这样会不会太失礼?
流川枫看了他一会儿,奇怪地说:你今天吃错药了?
两人进房间见过夫人,然后去看三井寿。却没想到三井已经有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妻子:彩依。彩依说自己家在苏州。流川枫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冰河取笑说流川足不出户,见识少像个大姑娘。总算抱了刚才一箭之仇。
离开三井和彩依。
冰河感叹说:要是自己也娶到这么温柔美丽的女孩子,变成鬼也情愿。
流川枫默然无语,半晌才冒出一句:我觉得……还是晴子姑娘最好。
然后就走出门去。
冰河??
吃完午饭,两人去京城闲逛。冰河逛了趟窑子——怡红院,让流川枫在外把风。在里面他看到许多少儿不宜的东西,还做了首歪诗。(详情请读者自己去玩)然后两人把身上的钱几乎花完,在桥头给了乞丐一个铜板后,叫花子告诉两人一个天大秘密:尚书府的彩依小姐是个蝶精!
这时小丫鬟来叫冰流二人回府说有事,二人急匆匆赶回。
大厅里。彩子脸色阴沉地站在那里。
流川枫:姐,你怎么来了?
彩子:我来找我的弟弟不对吗?
流川枫:反正我不回去!
彩子看了他一会,叹口气说:我跟你也不用争了。
转身对冰河说:冰少侠,我有些话想私下里和你谈,可以吗?
冰河看看流川枫,然后说:好的。
后花园。
彩子:冰河,我问你,你是怎么想的?你跟晴子到底什么关系?
冰河:——本来没有关系——后来扯上关系……将来期待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彩子:那么你把我弟弟当什么了?你的跟班吗?
冰河看她一眼,笑笑。
彩子:阿枫心地单纯,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你不是瞎子当然看得出来。
冰河:我知道,他喜欢晴子。
彩子:所以,作为姐姐,我希望他能得到属于他的幸福。
“你是叫我……这个这个……恩?”冰河说。
彩子:如果你不肯,我立刻带他走。我不会让我的弟弟跟着你卖命后,再为“情”字神伤。
冰河叹了口气:彩子,你不觉得——对我提这种要求太可笑了吗?
彩子怔了怔,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但是……他从来不听我的……
冰河:哦。
彩子:冰河,你能不能答应我?
冰河:——不。
彩子拔剑而出:好,那么你就接我七剑。
“你又何苦。”
彩子:如果你连我全力使出的斩龙诀都能顶住,我从此不再过问阿枫的事。
冰河:你不可能永远管他一辈子。难道他不能自己拿主意吗?
彩子:少罗嗦,看剑!
彩子长剑脱手,插入土地。她跪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气喘连连。
“你没事吧?”
彩子摇摇头,转过去一点,用手捂住口。冰河怔住。他看见地上滴落几滴鲜红的血。
“彩子……”
“看来,我已经……到时间了。”
“姐——”流川枫从屋里走出来。
彩子立刻站了起来。
“姐。”
彩子微笑着在他面颊上轻轻抚了一下,又拍了拍他的肩。然后转身对冰河说:“阿枫从小娇生惯养,没吃过什么苦,脾气很硬。希望你能够迁就他。”
冰河:你放心,我会把他当作我的亲弟弟看待。
彩子望着他,又看了一眼流川枫,突然地转身离开了。
流川枫:姐姐……
流川:喂,我姐姐说什么?
冰河:没什么。你姐姐还是很关心你的。
流川:我知道。但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可以锻炼武功增长见识,还有……
冰河:…………
流川:还有,我想我会找到晴子……
“好吧。”冰河突然说。
流川:?
冰河:等我们找到晴子,把一切事情都结束后。你们就去游山玩水,吃遍天下珍味,看遍人间美景……
流川枫:真的?[惊喜]那么冰兄你呢?
冰河:我?[笑]……这个么……不知道啊。
冰河的师父印记喝醉了酒没带钱被店小二扔进了河,可巧被冰河与流川捞起。冰河与流川与毒蜘蛛苦斗而无计可施,印记操起酒葫芦把毒娘子敲死——哗,冰河好崇拜。印记答应冰河带他去蜀山拜见剑圣寻找晴子。
为报救命之恩的蝶精彩依为了救三井寿,不惜将自己的千年功力全献给了他。自己却变回了原形……一只蓝色的小蝴蝶。
“请不要告诉相公,徒劳让他伤心……”
回梦仙境
在锁妖塔里,冰河把已经变回原形的晴子从立柱上解救下来。晴子下半身是蛇尾——老实说,这个样子比较漂亮而且很俏皮喏。
流川枫:晴子小姐……
晴子:冰河哥哥,流川公子……我……
冰河:好啦好啦。见到亲人啦,来到哥哥怀里哭一哭吧?
流川枫:我们以后……不再分开了。
冰河把晴子交给流川枫,自己与锁妖塔的众鬼商量如何出去的事宜。
打破七根龙柱后,锁妖塔由里往外崩塌,妖魔鬼怪悉数外逃。冰河抱着晴子在血河中游到石阶处,流川跪在上面伸手去拉晴子。此时,一块巨大的阴影笼罩下来——是一块乾坤壁石……黑暗中。
流川枫站在冰河面前:冰兄……
“怎么了,流川枫?”
流川:我要到很远的地方去了……请你好好保重自己。
冰河:你说什么?你要去哪里?你不是说要陪晴子一起去苗疆寻找父亲吗?
流川:……是啊,我说过……(沉默)
流川:冰兄,请你好好照顾晴子小姐。还有——,谢谢你……
冰河:喂,你————
流川:我去了……
流川枫慢慢隐入黑暗之中。
“臭小子你给我说清楚!”
冰河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正在岭南(陵南)的一间茅屋里。圣姑老婆婆救了他。冰河起身去看晴子,看见晴子并无大碍,只是沉睡。询问了老婆婆,老婆婆告知他为母则强的道理。
冰河:为母?(感觉有点不对劲)
圣姑:是啊,她一直用一口真气护住肚子里的胎儿。
冰河:那…………孩子他……的……爹……是……谁?(心脏乱扑通)
圣姑呵呵一笑:傻孩子,晴子姑娘是伏羲氏后裔,并不是女娲娘娘造的凡人,生个娃娃何需那么麻烦。“神仙神仙,有娘没爹”你没听说过吗?
冰河老老实实回答:没听过。
圣姑笑倒:好乖的孩子,婆婆我也没听说过哦。呵呵呵呵~~
冰河几乎气绝身亡。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流川枫那小子……”冰河擦擦冷汗。对了,那个家伙呢?——转身去找,却发现……
“这是流川枫?……老婆婆,你不要跟我开玩笑!”
圣姑叹息:天灵破碎,回天乏术,送到我这里来时就已经断气了。
冰河掀开白布,流川枫静静地躺在那里。望着这个年轻的少年,冰河想起和他一起度过的日子,想起他的冷漠,热忱,单纯,执著,天真。想到他唯一的愿望只是想要和晴子在一起保护她,……不禁黯然神伤。流川枫……
冰河去神木林找凤凰蛋,被圣姑的小徒弟白苗族公主绿子戏弄,摔个半死。绿子带他去偷宝藏,又到桃花源把作恶多端的木道人打死了。最后他们去大理取麒麟角,遵照麒麟老人的意思,绿子带冰河去伏羲殿参拜。冰河见伏羲氏的容貌与晴子神似,恍惚间被吸入了神像。黑暗中。
仙道(伏羲后裔,黑白苗族的大祭司):年轻人,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爱晴子吗?
冰河:……对,没错。
仙道:哪怕她不是人类?
冰河:我也不是人。
仙道:很好,你去吧。
冰河:去哪里?
仙道:去十年前,做一件你应该做的事。
冰河发现自己跑到十年前的陵南。他打走追兵,救了正在逃亡的大猩猩赤木刚宪和年幼的赤木晴子,然后独自来到陵南王宫。在地牢,他遇到了大祭司仙道。
仙道:谢谢你的好意,年轻人,但是我已经把一切都看淡了。
冰河:那么你的女儿晴子也不管了吗?
仙道震惊:难道他们还要赶尽杀绝?
冰河:为了保证您的清白,请您一定要活下去。
仙道:我明白了。请你去地下牢房把我的天蛇杖拿来,只要对福田长老说一声“彰儿要我来钓一条鱼”,他就回放你进去的。
冰河:彰、彰……儿?有点古怪——不过好吧。
拿回天蛇杖,冰河救仙道出来。却被巫王田冈和拜月教主鱼住挡住去路。
鱼住一贯妒忌仙道的才华,在田冈王前施法将仙道变为伏羲氏的蛇尾形。冰河拔剑欲上,却被仙道拖起借水遁而逃。
(水底)鱼住现身,召唤来水魔兽——泽北荣治。自己狂笑着消失。
冰河:呕,好恶心。
仙道:这家伙果然用魔兽作战。泽北是我从小在祭司学习班时就打不过的对手,他遇水而生,被砍成几截也没用。
冰河:啊,那只有用逃的啦。(趁着仙道不注意,用在苗疆买的豹牙手环换下他的圣灵珠)逃到水底尽头。
冰河:糟糕,没路了。
仙道:年轻人,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如果你以后遇到我女儿,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她。——还有,一年前我云游中原时,遇见一位幼童,传授了他几招武功,希望你也顺便照顾一下他。
冰河:喂,你要我照顾的人还真不少。
仙道:他的名字叫流川枫。——你去吧。(一挥天蛇杖)
一团水龙卷裹着冰河飞出了水面。
仙道对泽北:妖孽,你我本不该活在世上,我们同归于尽吧。
“轰轰轰轰——哗啦……”
冰河在岸上看见水中大爆炸。仙道……,他又想起流川枫。原来那小子的本事是仙道传授的啊。可是,……他已经被我照顾得死掉了……
一只凤凰飞来,带冰河离开陵南回到了他童年时的家。在那里他看见九岁的小冰河趴在弄堂口拍香烟牌子。他用一柄木剑从小时候的自己手中换来了水灵珠,然后便回到了现实中。
从神像出来已经过了一个月,绿子见他居然带回了水灵珠不禁又惊又喜。白苗族长马上要出去打仗,出征前,绿子与相恋三年的汉人洋平完婚。嘿嘿…
《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
冰河一个人回到老婆婆家,圣姑不在。
一进门,只见流川枫冰冷的身躯旁坐着一个女子。
“彩子?”
彩子回头看见冰河,泪水滚滚而下。“你!……”她几乎说不出话,拔剑直指冰河。
冰河:“……”他想说话,却还是闭上了嘴。
“我把他交给你不是想要这样的结局啊!”彩子的声音颤抖,剑锋冰凉似雪,冰河觉得脖颈一阵刺痛。
一丝鲜血顺着剑尖渗出——
手中剑无力得垂下,——又能怎样?
她失声痛哭。原本就虚弱,咳嗽了两声,咳出一口血痰。
“我本以为……会走在他的前面。——呵,也许,这样也好……”
冰河:你不要走吧?
彩子:?
冰河: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想来已经处理完山庄的事情。既然如此,就留下。圣姑医术高明,也许会治好你的病。
彩子:还有什么意思……枫儿死了……
冰河:——我照顾你。
圣姑回来,见到冰河。
凤凰蛋壳和麒麟角果然神奇,晴子喝下药后平平安安生下一女婴。
晴子:他是流川公子拿命换来的,我看就叫她“忆枫”吧。
冰河:她长得好像你啊,晴子。我看小名就叫QQ晴子吧?
晴子:对不起,彩子姐姐……
彩子:如果你是他要保护的人,那么,让我来保护你。
冰河:(小声)你保护谁啊?自己说三句话吐一口血——
彩子的病让圣姑调治,虽不能根除但气色好多了。圣姑叫她与冰河去试炼窟收集三十六只傀儡虫。二人不但收集完毕,还在试炼窟的最下层发现了伏羲氏的遗迹,得到了许多宝藏和召唤风雷土火水神的法术。
回到圣姑处,晴子已经完全康复。她提出要去祭拜爹爹,于是冰河等人告别圣姑往大理城进发。谁知黑白苗族正在开战,三人一路打到祭坛。(途中经过绿子开的小餐馆,绿子给大家炒了几盘金蚕王,众人吃后等级狂飙。)
晴子在祭坛见到父亲的魂灵。仙道告诉她,要尽一切力量化解两族的仇恨,然后就永远地消失了。晴子得到父亲遗留下来的天蛇杖,圣灵珠和圣灵披风,利用在战争中得到的土雷风火水五颗神珠的神力,祈雨成功。
干旱解除,因争夺水源而开仗的理由不存在了,两族终于歇战。三人前往陵南找鱼住复仇。
鱼住自行了断与水魔兽合为一体,发洪水摧毁苗疆。彩子被闪电击中,冰河伸手去拉,两人一起落入滔滔江水中。晴子手握天蛇杖拦住水怪与之对峙,天空中两股气流一白一黑迅猛撞击!晴子看见洪水中的冰河彩子与千千万万苗疆黎庶,她将身变成一颗彗星旋转着直插老妖胸腹。
一声巨响,光芒万丈!又恢复了平静。
夕阳下...“噗咙噗咙…”冰河臂弯里小QQ晴子摇着拨浪鼓呵呵笑。
他抱了她一会儿,然后把她递给绿子:——苗疆的女儿还是留在苗疆吧……大路中间,彩子在等他。
“你去哪里?”
“回富丘山庄。”
“——回家等死?”
“哈哈,大概是吧。——你去哪里?”
“四处走走……”
“哦。”
“——也可能去寻访天下名医。”
“……冰河?”
“所以,你最好撑到我去找你的那一天。”

本主题共有 2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3-8-15 09:50
Hikaru 桂林
哈哈哈哈~
幽默~
#2 - 2003-8-15 12:16
咪咪 美国
哈哈,是不是很好玩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4477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