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munich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低音fa与莫扎特

... 发表于 2009-11-22 19:58  ... 4246 次点击

坐在长凳上安静听歌,生日。没有人记得。

或者,你不记得的生日,不过,也没有什么。

18岁,或许后来。数字控的结局,没有了那个最重要的部分,也就显得不那么在意了。

大半夜的看日剧,看到哭,看到笑,看到悲欢离合无人可说。

或者你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或者只剩下我执念着。

小广场上只剩下你了,我在窗户上张望见你,你低音fa的篮球击地,节奏成我无可救药的莫扎特。

最后一分钟,这生日即将过去,你的铃声就这样响起,温柔的脸出现在夜里。

还好你来了,还好你记得,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忽然间找到归属,然后尘埃落定,这世界安静无声,小提琴的和弦和低音fa在诉说。

然后漫长的如同一整个世纪的等待终于有了盼头。

因为你来了,所以我哭了,我笑了。

所以我对你说:

“我不会再吻你了

不会再用食指摸你了

不会再和你有过分亲昵的举动

也不会再打你耳光了

绝不会靠近距离你5米之内的地方

所以……

所以……

别再说不见面了这样的话了

求你了。”

只要还能见到,就足够了,即时无法跟你在一起。这样就足够了,直哉。

没有人想在爱情里变得卑微,只要你不再说不见面了,那就可以了。

世界上总有许多诸如“你说了,所以我就信了”这样简单到毫无缘由的道理。然后我就这样安安静静的遵循了。

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分钟,我看到你了,你也看到我了,我们都有一点点温柔,带着无法挣脱的羁绊,然后执着着心里的一点点爱恋出现。四目相对,我们原来都是这样不坦率的孩子。

剧情看到这里泪流满面,有时候,故事只能是故事,男主角终究会跟女主角有个刻骨铭心的结局,不论美好与否,这是规则。

可是生活。

可是生活就如同我们在沙滩上堆砌的城堡。

可是我们,是不是很多时候都只是围困于自己最重要的人那座城堡的地牢。

故事这么久,所有事情都可以变得微不足道。

只是很多时候会怀念感慨,然后在经过你的城市的时候有了哭也哭不出的感伤。

很多时候我们要跟着生活的洪荒不停不停往前走。

回忆并不可耻,可耻的是那些滞留在回忆里,迟迟不肯离开的人。

然后我们哭着笑着奔跑着,穿过青春的树林,穿过人潮拥挤的马路,穿过和身边人一起走过的城市。

生活就这样有着不动声色的力量。

没有谁会属于谁,没有谁会一直记得谁,没有谁会永远爱着谁。

只是在偶尔安静下来不那么忙碌的时候,是不是还会记得当年那心有灵犀的低音fa与莫扎特?


[ 本帖最后由 1929munich 于 2009-12-27 02:45 编辑 ]

目前这个主题还没有回复,或许你可以帮楼主加盖一层?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0838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