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munich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追忆似水年华

... 发表于 2007-12-10 11:07  ... 6802 次点击

        你终究是离开了,我知道。
        放弃了当年金戈铁马的天下,放弃了整个朝代的歌舞升平,管弦呕哑;放弃了所有想维护你的人,或许甚至连歌别都没有。就那样惶然地离开,做为了历史的记载。
        你放弃天朝大国的梦想,你抛弃你大梦清秋的傻话,带走了你的衰败。
        不管我们有多少唏嘘,多少评价,多少遗恨。可终知道,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终将被遗弃。不是我们憎恨那些年代、那些人,只是我们放弃的,是你再没有办法在千万铁骑践踏下支撑其支离破碎身躯的灵魂。
        我们放弃掉的,只是你无法抵御的腐朽灵魂,然后替你走下去,去关爱你的黎民百姓,然后我们唱别大清王朝。
        历史从尘埃漫道中溢出,似是一张黑白的片子,天空中一直在下冷雨。杏花。春雨。江南。可以听着小调唱戏,摇着绒扇起舞,打着纸伞作诗的,是这个朝代的少年时代么?或许更奢华些,更金碧辉煌些,更纸醉金迷些?宛如诗中的江南般柔弱,拐个弄堂开不进军车;手杖长矛好让敌人不忍枪杀;满地青楼茶馆摆不开战场;整朝丝竹入耳让侵略者亦做做天国大梦么?
        于是海岸线上的枪炮让人乱了神,没有枪支没有精舰,没有良兵,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也英勇战死了,这么大个朝廷,偌大个国家全躲起来了,哪里去抵抗呢?拿什么去抵抗呢?像是接触雨水就会死掉的花一样有什么用呢?倾国奇葩也是尘土一
       于是千古奇园只剩下了让人哭都无从哭起的断壁颓垣;千古笑立的佛仙像头断掉了,留下了脖子粗细的裂口,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历史木然的镜头摇过去,摇过去又摇过来。残山剩水犹如是。皇天后土犹如是。纭纭黔首纷纷黎民从北到南犹如是。那里面是自己的河山么?那里面当然是中国,永远是中国。只是杏花春雨不再,牧童遥指不再,剑门细雨渭城轻尘不再。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也不再。留下的是你软弱疲惫腐朽的躯体,全然无法承受一点点干戈,一点点风吹草动,一点点炮鸣。
然而当年那些文武百官,八方来朝,平匈奴,治百越,僧西行,他国求亲的朝代到哪里去了呢?人们心中的国力强盛,不受侵犯的盛世,究竟在哪里呢?
        在日后民国文人的笔下报纸头条里么?还是渔阳鼙鼓的雷霆阵阵里?是在气势如弘的古老战歌里?还是呢,很多年故宫博物馆的壁头和玻璃橱内,京戏的锣鼓喧天中太白和东坡的韵里?
        外国的侵略终是让这个四万万人民依赖的朝廷更崩塌了,如同非典来袭般让人措手不及,只能一点点被传染,生病,死去。
        没有抵抗力的朝代终将过去,而你在历史的镜头前终于狼狈而去。
带走你根深蒂固的腐朽与无力,让人不用再无力地微喊,人到哪里去了,都到哪里去了?
         那个时代终于咿咿呀呀地过去了。

        四百年来成一梦,晋代衣冠成古丘。你谢幕,留下槛外长江空自流的对白。
        你离开,去填补历史的留白,弯弯曲曲划下不怎么潇洒的无力一笔,凝成历史的几百年,伫立在彼端,凝视在风雨飘摇中挣扎而起的新百年。





[ 本帖最后由 1929munich 于 2009-3-4 13:27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禾陶圈圈+20 许久不见汝之大作2007-12-12 15:54

本主题共有 4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12-10 12:52
Sai 桂林
Long time no see
#2 - 2007-12-10 14:28
Rhine 地球
起初还以为是说普鲁斯特的大部头
#3 - 2007-12-10 20:52
1929munich 在路上
hehe  
忙嘛。。。要考试考试考试。。。。。。
#4 - 2007-12-12 15:51
禾陶 桂林
大家都忙
忙得不可开交!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34544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