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What a Nice Boat!

... 发表于 2007-9-22 22:26  ... 7690 次点击

受到广泛关注的动画School Days最後一集播放的前一天发生16嵗女高中生用斧头杀死身为警官的父亲的事件。据传杀人动机是因为父亲外遇。
因为有著类似情节,考虑到社会影响,次日SchoolDays取消在各电视台播放,改为播放以游戏中音乐作BGM的风景片。等待到淩晨来观看该动画的观众有何感想可想而知。儅影片播放到有一条游艇的镜头时,有人发表了“Nice Boat.”的评论,当即有众多人响应。从此 “Nice Boat”成为这个风景片的代名词。
据推测,原定播出的School Days最後一集应该是“鲜血的结末”结局。
受此事件影响School Days最後一集将会被延期一周播放还是从此取消播放只出现在DVD版本中,尚不得而知。同样受到影响而取消播放的还有《秋蝉鸣泣之时》和《桃华月禅》
事後有好事者制作了Nice Boat的外国人四格与模仿School Days片尾字幕的KUSO图

用法:
1、感叹句,用於对类似无可理喻的事情表示无言、愤慨、不爽时。例句:Nice Boat!/What a Nice Boat!
2、感叹句,相当於“GJ!”
3、动词,贬义,表示动画、游戏、网站等因为某些原因而遭到封杀时。例句:电驴被Nice Boat了。
4、因为原作预定播放的内容,也可用于暗指某人被悄无声息地干掉了,相当於“转学”。
5、引申为“Nice XXX”,表示“XXX很强大”的意思。




本主题共有 8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9-27 17:50
fmfsaisai 地球
nice boat!
#2 - 2007-9-28 00:37
qingfeng129 地球
很好很nice
#3 - 2007-9-28 12:54
Sai 桂林
NICE BOAT!!!!










#4 - 2007-9-28 15:19
fmfsaisai 地球
这个是动画的结局?
#5 - 2007-9-29 22:31
Sai 桂林 说:知音体,Niiiice Boooooooat!
大海无言,情欲漩涡吞噬三条年轻生命

    2007年12月30日,榊野海岸的渔民像往常一样出海劳作,在开船之时,一位渔民在不远处的海面上发现一艘漂浮的游艇。游艇内躺着一位昏迷的少女,年约十八九岁,身穿粉色上衣黑色短裙,胸部丰满,身材苗条,虽然面无血色,却仍是十分美貌。令人感到恐怖的是,她的怀中竟然抱着一个孤零零的人头。少女马上被送往医院抢救,她的身份也得到警方确认,正是几天前发生的震惊全市的一起学生被杀案的重大犯罪嫌疑人桂言叶,她所抱着的人头就属于死者之一的伊藤诚。几天前,榊野学园男生伊藤诚和女生西园寺世界双双被刀刺死,现场血迹斑斑,伊藤诚的头不翼而飞,西园寺世界的腹部也被割开,场面惨不忍睹。明明是同一屋檐下的同学,为何大动杀机?这其中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内情?这两起事件之间,难道有着什么必然的联系?经过警方的调查,事情的真相令人大吃一惊。



    一见倾心,手机屏幕记载少年深情

    伊藤诚是榊野学园1年3班的一名普通男生,每天乘坐城市铁路列车上下学,和任何这个年龄段的男生一样,他也有着憧憬的异性,并且足以让他日思夜想。那还是春天的时候,他在一次上学的途中偶然发现了和他乘在同一车厢喜欢看书的桂言叶。言叶出身在富裕的家庭里,父母都在海外经商,由于严格的家教,她并没有多少和男生交往的机会,但是这并不能掩饰她姣好的面容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她被学校的男生们公认为校花,上下学的时候都是男生们关注的对象,当然其中也包括少年心思刚刚萌动的伊藤诚。他偷偷地用手机的摄像头将言叶优美的身姿拍了下来,并且做成手机屏幕的桌布带在身边,每当寂寞的时候,就打开手机屏幕,陶醉在言叶那张清丽且安静的笑脸之前。虽然言叶就在他隔壁的班上就读,但伊藤诚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当中,并没有去主动结识她。

    西园寺世界是伊藤诚的同桌好友,一位心地善良又细致入微的女孩子,伊藤诚反常的状况引起了她的注意。在她的印象中,伊藤诚是个朴实内敛但懂得关心别人的男生,虽然各方面都不是很出众,但每到下课的时候就与她谈天说地,言语中一直表露出温柔和善的仪态,和那些笼罩着光环的优等生相比,他显得更自然,更率真一些。她发现伊藤诚这几天一直要么盯着手机屏幕呆呆的看,要么将眼光投向窗外的蓝天,上课都打不起精神,连回答老师的问题都心不在焉。这不是以前的诚,世界心想,究竟是什么让他显得反常了呢?

    在一次下课的时候,世界悄悄靠近了正在对着手机发呆的诚。她清楚地看到,那个出现在手机屏幕上令伊藤诚神魂颠倒的女生,正是隔壁班的桂言叶。世界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他暗恋上了这个学园的校花,而和清丽绝伦,教养优雅的言叶比起来,她的这个同桌根本没有什么可供炫耀的资本。而且言叶生性孤僻,从来不和男生过多来往,甚至和女生的交流都十分稀少。她心里暗暗埋怨:伊藤诚啊,你怎么会喜欢上她?当然,她也明白,论起外貌条件,自己的确是无法和言叶相比,现在的男生,总是把外貌的要求提得很高,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又能非议些什么呢。

    知道了伊藤诚心事的世界,心里忐忑不安。她一直认为,和伊藤诚做了这么久的好友,诚应该会喜欢她才对,然而在现实面前,她也不得不低下了头。



    荒唐少女,接近情敌只求爱人一笑

    在得知伊藤诚暗恋的人是桂言叶之后,西园寺世界马上动员她在学校的诸多朋友对言叶展开了秘密调查,得知她不但没有男朋友,在班级中的人缘也不太好。她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帮助伊藤诚和桂言叶结识,那么她一定会得到诚的好感。在朝夕相处的好友和遥远暗恋的女子之间,她未必没有机会反戈一击。于是,她决定开始接近桂言叶,和她结成朋友。

    出身高贵家教严格的桂言叶,总是因为拘谨的言辞,内向的性格和过大的胸部,成为班上女生嘲笑的对象。在外人看来,她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事实上她并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样快乐的生活。男生们的目光只盯着她的身体,女生们又冷漠地孤立着她,这时候西园寺世界如春风一般出现在她的面前,无疑在她灰暗的人生之上打开了一扇窗子。以往都是一个人吃午饭的言叶,再也不用孤单地坐在天台上承受他人的嘲笑了。

    世界的交往能力出类拔萃,一直被他人孤立的言叶在她的攻势之下很快放弃了心理防线,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在一次午饭的时候,世界和言叶约好要带着朋友一起,这样她顺理成章地把伊藤诚介绍给了言叶。

    第一次正面面对暗恋对象的伊藤诚显得十分紧张,抖抖索索地好久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还是世界为她们打破僵局:“桂同学,对不起,诚这个人就是很怕生,尤其是对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

    但是言叶告诉世界,自己在上学的列车上,也已经注意到伊藤诚了。因为这样的巧合,三人之间不再那样拘束,但是伊藤诚的眼睛只盯在言叶身上,几乎完全忘记了促成这一美事的西园寺世界的存在。这让世界的心里感到十分酸楚,明明是想让诚注意到自己的重要,事情却迅速走向了反面。

    诚和言叶的交往简直是一帆风顺,但是之前从未和女生交往过的诚,一直打电话向世界询问有关约会的琐事,这让世界的心痛越发增加,可伊藤诚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世界到现在为止的所有心意。世界觉得心如刀割,但事到如今,亲手将喜欢的人和情敌捏合在一起的人不正是她自己吗?自酿的苦果在她心中不断膨胀,但她惟有选择忍耐。

    她只能把她的苦恼向好友清浦刹那诉说。冷静的刹那是世界妈妈同事的孩子,她一眼就看穿了世界的心思。刹那的火眼金睛更让世界陷入无尽的迷茫之中,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了。她默默地删掉了手机屏幕上伊藤诚的照片,只想把这段没能开花的恋情藏在心底。



    爱情特训,那一夜本不该发生

    伊藤诚和桂言叶已经像情侣一样约会了,他们在百货商场和电影院出双入对,在旁人眼里,那样美丽优秀的女孩却和毫不起眼的男人在一起还做出甜蜜的样子,真是令人羡慕至极。只有西园寺世界知道他们现在的样子,是建立在自己毫无意义的牺牲之上的。

    诚和言叶看完一场爱情电影之后,对她展开了下一步的攻势。他主动地去拉言叶的手,但是言叶像触电一般将他甩开。显然,言叶的家教让她难以接受突如其来的肉体亲昵,而且伊藤诚的动作也太过急躁粗暴,让她受了惊吓。虽然不想让诚太过失望,但她还是拒绝了伊藤诚进一步触摸自己的要求。事实上,在伊藤诚列车上注视着言叶的时候,言叶的心里也早就在乎了这个对自己十分在意的男生,她只是心里还没做好准备而已。

    初尝恋爱甜头的伊藤诚,在之前是看过不少带有情色内容的影视小说的,这几乎是每个青春期男生的必修课。被言叶婉拒之后,他觉得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亲昵,心中很是沮丧。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世界。世界平时像个男孩子一样和他无话不谈,于是他把事情的原本一五一十地向世界讲述了一遍。世界面对满脸甜蜜地叙述着自己和言叶缠绵经过的伊藤诚,心情沉重,却又不敢表露。他说着言叶连碰都不让他碰一下的事情,眼中流露出疲惫的神色。

    伊藤诚眼中的倦怠,让世界已经近乎绝望的心情重新燃烧了起来,被冲动控制的她想到了抢夺。因为无法和言叶做进一步的亲热,伊藤诚觉得这样的交往很累,既然这样,那么为何不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将面前的男生拉回到身边?

    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世界的脑中闪现:借着教给伊藤诚约会方式的理由,用身体夺还爱情。她真是个无所顾忌的女生,在失去希望的时候竟然想出这种方法来绝地反击。诚与世界已经结识很长时间,两人即使是有什么亲热举动,也不会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伊藤诚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同意了。

    世界在之前和言叶的交谈中,试探着问过言叶喜欢的浪漫场所,自幼受到古典教育的言叶所说的都是些电影中的场景。找不到合适场所的世界只好把诚带到学校的天台。伊藤诚的犹豫只存在于答应世界的那片刻,当他和世界拥抱并接吻的时候,这些不和谐的音符马上被抛诸九霄云外,而且被世界的身体所牵绊的诚,毫不走脑子地说出了“世界,我想要你”这样的话,正中世界下怀。在学校的天台上发生着令言叶不敢相信的事情,天真的她还在给伊藤诚发着短信,期待着放学后能一起去书店。

    荒唐的“特训”之后,世界再也不能把伊藤诚当成普通的朋友看待了。每次朋友们一起游玩的时候,看到伊藤诚和桂言叶如胶似漆的亲密样子,她的心就如刀割一般地疼,更让她痛苦的是刹那他们的眼神,那明摆着是对伊藤诚的不信任。她强忍着内心的苦楚,不再回诚的电话,一心想把他从心中抹掉。

    但是就在她横下一条心的时候,她无法放下的伊藤诚以一条接一条的短信叩打着她的防线。

    “——世界,我现在就想见你。”

    “——我真的忍不住了。”



    雨夜裂变,好朋友竟成情敌不共戴天

    在大雨倾盆的夜里,伊藤诚不顾一切地冲出车站,站在出站口等他的,是一脸忧伤的西园寺世界。世界质问他不是在和桂言叶交往吗,伊藤诚毫不犹豫地丢下手提袋,在雨中吻上了世界的嘴唇。他的心意早已发生了动摇,从那次“特训”开始,他发现和不通世事的言叶相比,自己还是更离不开世界。世界的“特训”可以说是极大成功,她把诚带回了自己的家,那一晚他们将“特训”的成果转化为现实,可怜言叶对此仍然一无所知。

    从那之后,伊藤诚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他曾经痴痴注视着的言叶越发的冷淡。他和世界越来越亲密。言叶一直沉浸在伊藤诚曾经的甜言蜜语当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诚已经对她的关心心不在焉。当言叶满怀热心地为伊藤诚织着毛线衣的时候,她看到了最不堪入目的一幕。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伊藤诚正在站台上抱着一个女孩子热烈地拥吻,而那个满脸陶醉的女孩却正是一直和她无话不谈的密友西园寺世界。她以为自己真的看错了。

    就在那天晚上,伊藤诚又一次到了西园寺世界的家,做着那些鱼水之欢的事情,他甚至睡过了头,没有赶上和言叶一起上学的列车。

    世界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十分内疚,她不敢面对言叶满溢着幸福感的笑容。自己在做着不道德的事情,心中时时都在被小锤子敲打。她告诉诚,他现在的女友是言叶,他应该和言叶一起回家。说完世界一个人头也不回地离开学校,留下左右为难的诚自己。

    为了能将诚留在自己的身边,言叶想要给诚买和自己同样型号的手机,但是却被心不在焉的诚拒绝了。越来越孤立的言叶精神状态每况愈下,在班上也渐渐地被同学疏远。女生们都认为她是只会用身体勾引男生的女人,难听的嘲笑让言叶难以忍受。其中特别是伊藤诚以前的同学加藤乙女,对言叶的冷嘲热讽最为严重。在乙女的风凉话的刺激下,言叶终于抛去矜持,大声对乙女说出了“我是诚的女朋友,诚向我表白,然后我们开始交往”这样的话。这是明明白白的事实,再也没有什么需要掩饰之处。言叶和诚两情相悦,彼此如胶似漆,根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她的坦诚相告让原本喜欢过诚的乙女也无言以对。

    但是,就在另外的教室里,伊藤诚和西园寺世界早已暗通款曲,做一对小鸳鸯了。当言叶确定了自己对诚的心意,想告诉他她会不顾一切喜欢他的时候,她的眼睛再次被不敢相信的事实刺伤——这次不会有错,衣衫不整的伊藤诚和西园寺世界,正在学校的楼顶上,光天化日之下,做着她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一意孤行,失去的爱情只在心底回荡

    受到如此打击的言叶,并没有因此怨恨诚和世界,这个天真的傻女孩只是觉得也许是自己做的不够,至少,她曾经拒绝过诚亲昵的要求而世界没有。面对言叶的死缠烂打,一直和世界情同手足的刹那开始代替世界进行反击。

    在学校一年一度的庆典准备活动中,言叶因为一直以来在学校的乖巧表现被任命为负责人,但是由于同学的冷落,她干起事情来显得相当的吃力。她试图在伊藤诚这里寻找安慰,却发现诚和刹那在一起。刹那冷冷地以和世界约好为理由,替犹豫不决的诚拒绝了言叶想要一起回家的请求,言叶心灰意冷。言叶给诚发短信说想一起吃午饭,这样的请求也被刹那否决,刹那还替诚在手机上作了设置,拒绝了言叶的一切来电。为了世界,刹那自以为这样做能让言叶对诚死心,然而她看错了诚,也看错了言叶,诚的反复无常和言叶的偏执成狂都超出了她的想象。即使是遭受如此狠心的拒绝,言叶仍然笨拙却痴情地为诚织着毛线衣,甚至整夜不眠,她必须通过这种举动来平衡自己心中的怨恨,以让自己始终相信诚还是她的男友,总有一天会回到她的身边来。但是怎么也联系不上伊藤诚的事实,却让言叶的心一次又一次被冰冻。她满怀希望带来的想要和诚在天台上一起分享的午餐,只有在清冷的钟声之中凉了下来。

    在越来越孤僻的桂言叶面前,伊藤诚几次想表现出关心,但都被一直强调着“伊藤是世界的男朋友”的刹那阻止。伊藤诚绝情的表现深深刺痛了言叶,在一次又一次的希望落空之后,她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

    这个时候,伊藤诚的同班同学泽永泰介出现在言叶面前。泽永泰介有女朋友,但是一见到身材丰满相貌甜美的言叶,就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得知伊藤诚和桂言叶之间的关系已经破裂,他不顾自己女友黑田光的怒气,开始对言叶死缠烂打。言叶一直相信自己才是诚的女友,完全不把泰介的追求放在眼里。泰介追求言叶被拒绝的一幕恰好被黑田光撞见,光也想不到泰介会如此无耻,同情光的同学甘露寺七海为此怒斥言叶,言叶受不了这种委屈,哭着从伊藤诚身边跑开。

    诚和世界经常在诚的家里厮混,但是他们想不到言叶会循着地址找到诚的家来。伊藤诚惊慌失措地在言叶面前找着借口,还把刹那设下的手机拒绝来电给取消了。在屋里听到伊藤诚胡言乱语的世界突然间感到伊藤诚的心猿意马。言叶在诚的家门口看到了脱下来的世界的鞋子,马上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但她仍然句句不离“我是诚的女友”,用糖衣炮弹迫使伊藤诚就范。伊藤诚抵不住言叶的眼泪攻势,和言叶许下承诺,世界听到这些话,伤心万分。这个男人丝毫不懂得考虑别人的心情,也不懂得要怎样去爱一个人,他只是依照眼前的形势随波逐流,完全不管面前是多么险恶的深潭暗礁。她痛苦地甩开诚跑了出去,正好和刚刚离开的言叶碰个正着。认为西园寺世界抢了她男友的桂言叶怒火攻心,当场给了世界一个响亮的耳光。



    剪不断理还乱,往事与现实交织如烟

    已经进入对抗状态的桂言叶和西园寺世界虽然没有在表面上表现出剑拔弩张,但心中对对方的怨恨却越来越大。而在这事件中充当重要策划人的清浦刹那,也有自己的想法。刹那个子娇小,刚进入学校的时候,就被当成小孩嘲笑。那时候是伊藤诚鼓励她,给她信心,并让她一直相信自己是坚强的人。那时候的伊藤诚温柔大方,完全不像现在这样不可理喻。因为她对诚还保有良好的印象,所以不想让世界因为诚现在的变化而伤心。在她一再强调的“诚的女友是世界”和言叶口口声声的“诚的女友是我”两种截然不同的坚持之间,伊藤诚原本就没有主见的感情取向变得混乱了。

    世界觉得身体不舒服而没有上学,到她家看望的诚粗暴地把她按在床上。离开世界家的时候,在电车上诚恰好遇到在学校受到冷落,满脸忧伤的言叶,在言叶小鸟依人的娇弱样子和诱人身体面前,他也把持不住自己,胡乱和言叶做出一起跳舞的约定。他这样的摇摆不定,世界和言叶都在忍耐,这是一种在人前无法表露的痛苦与愤怒,世界还可以求刹那为她帮忙,已经被人孤立到走投无路的言叶,却面临绝境。

    因为对诚还保有一点点的好感,刹那在准备学园庆典的工作之余,偷吻了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幕恰恰被桂言叶撞个正着。言叶心中的美好梦想就像一团水中的倒影,不断地被残酷的现实打破,却又很快愈合如初,恢复到美丽却无法触及的状态。和敢作敢为的刹那比起来,她的勇气太渺小了,只能自怨自艾,一天又一天地加深自己的痛苦。而与此同时,诚却不知疲倦地和世界打情骂俏,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言叶的感受,甚至连和言叶一起跳舞的约定都抛到九霄云外。学园庆典当天,言叶一次又一次地给诚发着短信,只顾和世界胡天胡地的诚却完全没有听到言叶发自内心的痛苦呼喊。

    因为在教室对世界毛手毛脚,伊藤诚被世界赶到了外面,这时以前喜欢过他的加藤乙女前来邀约,欲火攻心的伊藤诚望着清秀苗条的乙女,竟然有了“其实加藤也不错”的想法。

    在几个女人之间纠缠不清的伊藤诚,学园庆典当天又遇到了棘手的事情。言叶的妹妹桂心找到学校,当着世界的面提出她姐姐要和伊藤诚跳后夜的土风舞。这是情侣才能跳的舞蹈,凡是手牵着手跳起土风舞的异性,都是向众人宣告情侣关系的成立。面对世界咄咄逼人的质问,伊藤诚只有答应放弃言叶,和世界一起跳舞。然而当他捡起扔在一边的手机的时候,上面20条言叶发来的短信把他吓呆了。言叶这样固执的女孩子,这么长时间的呼唤他不给答复,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正当他要奔出去找言叶的时候,加藤乙女拦住了他。伊藤诚这个负心的男人,在以前曾经喜欢过自己的女生面前再次抛弃了理智。与此同时,言叶面对同学的嘲讽,一味地相信“伊藤诚只是因为有别的事情来不了”的心理安慰,已经起不了什么太大作用了。



    后夜土风舞,熊熊烈火烧尽一片真情

    加藤乙女只想找回初恋的感觉,却不知道现在的伊藤诚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纯真少年。在从乙女的床上下来之后,他马上义无反顾地拉起世界的手,步入土风舞的会场。孤单一人的言叶遇到了曾经追求过她却被拒绝的泽永泰介,从泰介的口中,她知道了伊藤诚已经不再把她当成女友的事实。万念俱灰的言叶只好相信诚已经背叛了她,看到诚和世界在篝火之前欢乐地跳起双人土风舞的情景,言叶心底最后一点坚持也被粉碎了。那个在电车上凝视她的诚,喜欢拉着她的手的诚,和她一起坐在天台分享午餐的诚,都随着火光化作了灰烬,她用来依靠的那份爱情,变成了虚无缥缈的幻影。言叶心如死灰,这时泰介一边说着“言叶,我喜欢你”,一边将她按在了地上……

    伊藤诚和西园寺世界,在所有人的面前尽情舞蹈着,两人的脸上都挂满了幸福的笑容。经历了无数的波折,似乎这就应该是最后的结局,但是伊藤诚的反复无常,到了这个时候仍然毫无休止。只要他和桂言叶还能见面,他就少不了那些令人厌烦的甜言蜜语。虽然受到泰介的侵犯和诚的背叛,但只是伊藤诚一句轻轻的道歉,她就觉得自己赖以维持信念的爱情还有一点点希望。为此,尽管泰介对她大献殷勤,她还是坚决拒绝了这个轻浮的男人,并且再一次重复着“我是诚的女朋友”。另一方面,刹那再次找到诚,让他和言叶彻底分手,一心只想着世界。刹那明白,现在的伊藤诚,就想脚踩两船一直耗下去,这样持续地伤害两人,简直太残忍了。她当着言叶的面,再一次吻了诚,虽然她无意和诚交往,仍然做出如此牺牲。一连串的打击让言叶精神崩溃,她已经什么都无法正常思考了。令人愤怒的是,就在他在世界和言叶之间转磨的空档之中,竟然还和加藤乙女私通。世界知道了这件事情,怒不可遏。在去伊藤家质问的路上,她又和言叶不期而遇,这次言叶告诉她的是另外一样惊人的事实:伊藤诚和清浦刹那,不知道去了哪里。

    刹那即将去法国留学,在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她来到诚的家,以自己的身体为条件,要求诚一心一意地想着世界。女人的手段,不能说不是简单粗暴的,但这也是她最后能做的事情了。在上飞机前,刹那用短信把这些事情全都告诉了世界,世界一个人蜷缩在床上,深思着刹那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希望刹那的努力不会白费,因为她怀上了诚的孩子。然而更可耻的事实却在她的身后发生:黑田光本想带伊藤诚安慰世界,却被伊藤诚强留在家过了夜。

    深夜,失神的言叶按着拨不通的电话,反复地回忆着和诚的点滴往事,世界也把自己锁在家里,默默承受着腹中胎儿带来的阵阵恶心。负心的伊藤诚,此刻不在任何一个女友身边,却在和别的女生乱来。他现在已经被自身的欲望所支配,失去了基本的道德约束,和色中饿鬼没有什么两样了。言叶的自闭,世界的怀孕,他都不管不顾,只是不停地寻找着每一个可能的猎艳目标。在某个时期,他的确是很受女生欢迎的,但是现在的伊藤诚,早就面目全非。

    无法忍受伊藤诚吊儿郎当的世界,在教室中当着同学的面大声喊出了“是你的孩子啊!”这一声当头棒喝让伊藤诚在学校出了名。所有人都知道了有一个看上去很老实却把女生肚子搞大了,完事后什么都不管的伊藤诚。诚众叛亲离,加藤乙女斥责他不负责任后离他而去,黑田光拒绝与他继续发生任何来往。在圣诞夜的大街上,诚孤单地走着,已经找不到可以约来共度圣诞的女子。



    鲜血结末,一场悲剧终于落幕

    阴差阳错,言叶和诚这个时候处于同样的境地。言叶不停地对着打不通的电话诉说着自己的幻想,游艇、山间酒店,许多浪漫的场所,都已经没有人能和她分享。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她的面前,竟然是她朝思暮想却又离他而去的伊藤诚。两人在圣诞夜的不期而遇,让诚心中已经熄灭的对言叶的火种倏地重新燃起。世界怀孕以后,他害怕再面对世界的眼睛,害怕对孩子负责任。此时的世界,正在诚的家里,拖着怀有身孕的身体,为诚做着晚饭,等着和他一起共度圣诞。

    但是,她等来的却是诚说不回家吃饭的难以置信的消息。从诚语无伦次的解释中,她听到了言叶的名字,这让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诚竟然还和言叶藕断丝连。陶醉在言叶胸怀里的诚,在电话里对世界大加谩骂,责怪世界怀孕是她自己不小心,并斥责世界以他女友自居赖在家里。世界急得五脏俱焚,冒着凛冽的寒风外出寻找诚,结果又看到电车上诚和言叶依偎在一起。这原本就是十分熟悉的画面,但在现在的世界眼中,无疑是天下最丑恶的一幕。诚把言叶带回自己家的时候,世界已经离开,诚以为世界被自己斥责之后就回家去了,就将世界精心为自己烹制的一桌饭菜倒入垃圾篓。当他做完这些事情的时候,世界刚好飞奔回家,和言叶撞个正着。这个以前和她如胶似漆的美丽女人,如今就如同白骨精一般可恶,这一次,响亮的耳光印在了言叶的脸上。伊藤诚赶到两人当中,受到世界的责问,言叶却当着世界的面,和诚忘情地拥吻起来。伊藤诚竟然恬不知耻地迎合着言叶的吻,好像他们才是天作之合的神仙眷侣。那种忘我陶醉的神情,令世界感到无比恐怖,她撕心裂肺地嚎叫起来,而这嚎叫,恐怕是言叶最乐意听到的。

    世界悲痛欲绝,跑到天桥上嚎啕痛哭,而以胜利者姿态得到伊藤诚的言叶,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被瞬间逆转的世界回到家,收到了来自诚的短信,当她带着微弱的希望打开短信的时候,出现的字眼让她如坠冰窟:“言叶答应帮你介绍一家熟悉的医院,早些打掉的话对身体的负担会小一点。”每个字都如同利刃刺伤世界的心,原来对伊藤诚来说,她们两个人都只是用来满足欲望的对象,她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白白耗费了两个女孩的青春。

    12月27日,西园寺世界给伊藤诚发短信,要到伊藤家两个人谈重要的事情。没有自知之明的诚,和自以为得到了一切的言叶,却依然在房顶若无其事地喝着柠檬汁,并且和对世界那样对言叶海誓山盟。当晚,世界来到诚的家里,诚表情冷漠。世界看到昨天晚上被诚倒掉的凝结了自己心血的饭菜,知道诚毫无悔意,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她一连给诚发了几条空白短信,最后只有一句话:“再见了。”在诚分神阅读短信的时候,世界拔出早就准备好的切菜刀,刺杀了诚。

    言叶本来打算到伊藤家给诚做一顿晚餐,然后第二天两人一起乘游艇出海游玩,但当她打开没有上锁的伊藤家的房门,看到的却是满身血污已经冰冷的伊藤诚的尸体。

    世界杀死了诚,带着恐惧逃回了家,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署名伊藤诚的短信:“我在房顶等你。”神志已经被完全摧毁的世界失魂落魄地来到房顶,等待她的是手持锯刀割下了诚的头颅的言叶。一场搏斗,被恐惧和恶心占据身心的世界倒在了言叶的刀下,而言叶在看到伊藤诚的尸体的时候,就已经疯了。她残忍地将世界的腹部剖开,就为了确认一下世界是否是假装怀孕来欺骗她,这才造就了血迹斑斑惨不忍睹的现场。

    清早,世界和诚的尸体都冰冷地躺在地上,再也没有脉脉的私语,再也没有甜蜜的情话。遥远的海面上,一艘小船孤单地漂浮着,船上躺着沉浸于幻想中的言叶,她怀中还抱着爱人的头颅。这个时候,他们终于可以两个人在一起,永远……



    后记

    经过几天抢救,桂言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因为她杀死西园寺世界的时候已经丧失自主行为能力,所以她即将在精神病院度过余下的日子。这起发生在三个少年少女之间的感情纠葛,终于以两死一疯这样血淋淋的结局落下了帷幕。回顾此案发生的来龙去脉,我们不禁要沉思:处于恋爱年龄的男女,在情与欲之间到底应该如何抉择?对恋爱道德的教育,是否应该尽快提上日程?在年轻人的恋爱开始得越来越早的今天,我们有必要未雨绸缪,防微杜渐,以避免这样的惨剧再次发生。三条年轻的生命,三个如画的未来,就这样毁灭了,这案件值得所有正在恋爱和将要走进恋爱天地的年轻人深思和警醒。

(本文所有人名均为化名)

                              编辑/白民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327a3010009dm.html
#6 - 2007-9-30 17:15
fmfsaisai 地球
下面的评论更囧
#7 - 2007-10-1 20:10
Sai 桂林
跟进报道:
#8 - 2008-2-14 22:08
Sai 桂林
今天看到这个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附件
2008-2-14 22:09
niceboat.gif (27.77 KB)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7052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