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哲学家 - 那些生命中的小确幸

... 发表于 2007-9-8 23:04  ... 9642 次点击

  看门的老伯坐在一张四角的棕色木椅上,他的左侧是绿色的挂满锈迹的双开铁门,右侧是无尽绵长得如同六月中午的长跑一样的砖红色道路。他端正的坐在那里,遍布皱纹的脸上镶着两颗炯炯有神的恰似田中耕牛的眸子,拥有高挺的欧罗巴人血统似的鼻梁,薄却没有失却厚重的双唇。他穿着深蓝色格子每颗扣子都系得紧紧的衬衣,灰色笔挺得即使坐下也没有多少皱纹的西裤,蹬着一双棕色皮鞋。他并不像一个看门者,而更像在思考着人类终极真理的哲学家——一位以哲学家身份研究哲学家的哲学家。
  “可以让我出去?”我踏在满是灰尘的砖路上,鞋子与地面摩擦发出“沙沙”声。
  “不行。”他以略带法国味的普通话回答我,我扭头看看那把挂在门上纹丝不动的黑锁。
  “我很急,再晚点就赶不上飞机了。”鞋底在地面上来回摩梭“嗤嗤”作响。
  “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语调抑扬顿挫,仿佛在朗诵一首精妙的诗歌。
  “……”
  “没有请假条,就不要出这扇门。”
  仿佛透过我的形体,他又成为哲学家。


*小确幸:微小而确实的幸福

Sai
2007-09-08 23:03

本主题共有 1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9-8 23:13
绝冉 地球 说:哈哈~
那人就是这样的~~我写了长期的申请书都不给我出去~~Y郁闷``
        这样的事情都可以给你写的这么帅`哈哈~~

          为什么我现在只想狂笑!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0077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