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munich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雁 门 殇

... 发表于 2007-8-5 12:41  ... 8345 次点击

雁门,青阳族的小地方。王是从那里出来的——青阳王。他也是从那儿出来的。他叫姬野,星命破军,注定的,他是未来的王。
“姬野,咱们野军团会一统九州么?”龙襄问。
“九州?看看再说吧,先拿下青阳。”姬野等人也算是年少轻狂的时候,但他们一样用稳重冷静抚平张狂。
“姬野,如果你当上了姬武王,我们会怎么样?”西门也静用惯常平淡的语调问着。
“也静,这时候了你还问这些。”吕归尘在一旁焦急地说。
他们已经攻到青阳殿下,时刻待发,但周围的铁骑也不是好惹的。他们在殿门外驻营,准备明日再战。
月夜,青阳军趁夜偷袭,姬野警惕地看着四周外围的人,昨日的同伴已不见,自己竟也动弹不了,想是中了秘术。数人举起手中的刀向姬野砍去……

“喝!”姬武王从梦中惊醒,望着窗外,夜深了,殿外树影婆娑,天空上群星璨灿,破军在星空中明亮地闪耀着,周遭众星围在其旁,王叹了口气,看见了在星空下比比划划的身影——国师西门也静,王没了困意,踱步出了宫殿,罢去了侍从。

“也静,记录星相么?”不知何时,王已踱步到了国师背后。

西门微微一惊,低头道:“王……”

王微微楞住了,很快又笑了。“也静,你可不是从前的也静了,还是喜欢听你叫我姬野。”

“王也不是从前叛逆且快乐的姬野了,对么?”西门执着于星术,对世间是不大关心的,除了姬野。

王苦笑道:“同生共死的天驱首领也就你皇极经天在我周围了。龙襄,项空月喜好自由就任他们去了;吕归尘定是恨我罢,是我亲手杀了他只见过几面的父亲,虽只见过几面,却很爱他呢。”

“吕归尘已随他母亲去了宛州。可是……”西门的话说了一半,看见了王失神的双眼与苍凉的侧面。

“说下去。”王似乎在命令,又似乎在跟老朋友畅说。

“你最爱的人呢?你醉里、梦里都喊的人呢?她是你谁都不娶,谁都不爱的原因罢。”西门淡淡的话中多了份失落。

许多次姬野都独自座在大殿上喝酒。醉梦中恍惚地看见羽然满身洁白地冲他笑着,王笑了,扑过去抱住了那个叫羽然的羽族公主,酣然睡了,昔日的威武与霸气竟无影无踪,像个依偎在母亲怀中的孩子,甜甜的微笑。次日醒来,发现自己怀中抱着的不是陌生的宫女,就是冰冷的柱台,王恢复了冷竣,可他多希望自己怀中抱着的,真是昔日羞涩地冲他笑的羽然。

王只有在梦中,才会遇见她。那梦境如花,却极短暂。

“我不愿让她担负整个羽族,甚至鹤雪团,她要的是安宁,而不是被人追杀的噩运。所以我从龙渊阁中找到了一柄剑——你师傅曾用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挑断了她的背筋。”王轻叹。

西门知道王不过是偶尔发现了皇极经天仪旁的羽剑,也是偶然知道师傅的事的。王要它只不过是因为它的名字——羽,和他爱的女子同名,他也不愿用自己杀了多少人,饮了多少人魂血的虎牙去面对羽然,王或许担负的太多了。

“王,羽然会恨你的。”

“或许吧,我会希望死在羽然的羽剑下,她是无法腾空举弓了,不过我这样死总比在暴动的人们的乱刀下残死的好。”王轻笑着,眼里却是无尽的迷茫。

这一年,是姬武八年。

姬武九年,天下太平。

姬武十年,姬武十一年,姬武十二年。

天下似乎受不了姬野的严苛,开始不满,不过不敢暴动。

城里走动着各种各样的人,却有一黑一白衣女子走在不同的地方,却向着同一个方向而去。

黑衣女子的软斗笠下藏着张年轻执著的脸,一袭短短的白发在斗笠下若隐若现。

白衣女子一头金发,背上藏起两道伤。

它们走进了同一条人不多的小巷。

“羽然,好久不见。”黑衣女子站在了白衣女子面前。

“西门,你还在姬野身边么?”金发女子开口了。

“在啊,终日听他醉里梦里都在喊你。”

“是么,在喊我么。”金发女子沉默半饷呢喃道。

“你是去杀他么?”黑衣女子说。

“带我去找他。”白衣女子似乎没听见黑衣女子说话。

西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带羽然去找姬野,虽然昨天一卦是极其凶险的。

大殿上,王在听完朝臣们东一句平安,西一句万吉后独自留在了大殿上向外望去,盼着什么,想着什么。

忽的王看见了日夜思念的人,他猛地站了起来,没有做梦,没有醉酒,那的确是她,一袭白衣,一头金发,两弯淡眉,一抹忧伤。

王兴奋地下了台阶,试图抱住她。

女子下意识地向后一躲。

王极其失望地落下张开的双臂。

“羽然,你不记得我了么。呵呵,羽然,”王突然笑开了。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盘绕在两人的心里。

他们曾炽爱过,今日之距是那么近,又是那么远。

“王。”沉默了半天的羽然开口,却瞥见了那死灰的眼睛里无止尽的哀伤。

“姬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羽然改了口。

“就像向异翅对风凌雪一样的爱。”王的脸上荡漾开了无尽的幸福。

羽然不再说什么,抽出了姬野留给他护身的剑——羽。

王料到的结果。

“我终于可以好好睡去了。”王合上了眼。

“姬野,你不是喜欢看我起舞么,我为你跳最后一曲舞。

没有乐曲,没有奏官。

无声的飞舞中是刺伤每个人的痛。

“舞剑的最后一击是冲着我来的罢。”王是这么想着,脸上露出了摆脱一切的笑容,他要静静地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女人,慢慢死去。

最后的一剑舞完了,剑没有落在王身上,王只是看见剑穿过了羽然的胸膛,他看见了羽然对他微笑,他想大喊着“不”让她停下,可他喊不出来,再或许,这是最好的办法,她可以放下仇恨,也可以放下羽族重,她可以找到她的真心所在。

羽然金黄色的长发向下垂了下来,羽然身体轻盈,如鸿毛的坠落,一晃一摇,王珍重地接住了奄奄一息的羽然,猛然的将她揽入怀中,年少的英姿,紧锁的深眉。王低头,两行泪顺脸颊流下。

“王,还记得那首《雁门殇》的歌么?”羽然很费力地说。

“记得呐,不就是那首唱这雁门的歌么?”

“还会唱么?”羽然坚持不住了。

“会呀,你要听么?”王如从前一般轻轻地笑了。

“姬野,我一直是喜欢你的。”

王轻轻唱着《雁门殇》。

王就这般唱着,英雄的泪如雨垂下。

王的臂弯一沉,羽然抛去一切,安然走了。

“姬野,姬野……”羽然临终幸福地吟着。

眼泪决了堤顺着王经历风雨的脸颊不自然的划下,滴嗒,滴嗒,一行行垂下,一滴滴坠落在冰冷的地面上,溅起点滴水花。

殿门紧闭,侍卫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隐隐听到王在哭,以为他丢失了最喜爱的东西,但事实上,的确如此。

羽然嘴角挂起微笑。

王抱紧了梦中的女人,终于,王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她的名字,好象在想叫醒她,可她终是醒不过来了。

《雁门殇》的曲子委婉、凄清。王漠然地唱着。

王低沉的歌声在殿中萦绕,牵着人的魂,揪着人的心,生生的无尽缠绵的痛。

姬武十三年,王下令全国斋戒半年,必袭白衣,以示怀念。

怀念什么,没人知道。

或许只有他们五个曾经的伙伴知道。

姬武四十七年,王病逝于雁门,临终前王微笑地坐在王位上,正对着国师。

王就这般无憾的走了,留下了一份遗召,一份《雁门殇》的曲谱。

依旧未老的国师,看着眼前迟暮的英雄,泪划过眼角。

这夜,国师下令将王葬在雁门山,将虎牙,羽剑连同《雁门殇》一起埋在王的陵墓下。

国师记录下了星相,抬头找寻,破军已不在出现,众星无规则地排列着,一颗新星羽烈在天空中主宰星宿。

这夜,辰月教的秘术无法施展,羽人们也无法展翅高飞。冥冥中,星星们在怀念破军。怀念这位王。国师西门也静将今晚这群星共舞的星相命名为——辰月之变。

姬武四十八年,姬武长子继位,改国号为羽烈。

羽烈元年,国师西门也静辞官而去,带走了占星卷中辰月之变的那张。

是年,嬴无翳攻入雁门,夺下青阳,定都宛州。

西门也静回到龙渊阁,找到了刑万里的《九州行记》,她准备做个行吟者,放弃星相。

也静一遍一遍地唱着歌,从老唱到藏书那条龙,再唱到《雁门殇》。她讲着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从龙渊阁讲到姬武王。

乐谱上终也没记录下那曾经的《雁门殇》,可史册上,留下了六个名字:吕归尘、龙襄、项空月、羽然、西门也静、.姬野姬武王。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附件
2007-8-5 12:41
200704040123445024.jpg (343.73 KB)
 

本主题共有 5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8-5 13:18
Sai 桂林
这是《九州》的故事?
#2 - 2007-8-9 13:17
1929munich 在路上
您老人家就当九州同人看好了
#3 - 2007-8-9 19:56
bkbk 土星
看到几个好眼熟的人名- -#  原来是同人文。。。
#4 - 2007-8-25 14:35
1929munich 在路上
我的水平也只能写同人了
#5 - 2007-8-25 16:53
nantz 地球
不不,这种水平假以时日说不定可以成为引领风潮的新一代什么什么派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6643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