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呀呀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花名册]黑暗女声名单

... 发表于 2006-12-31 19:32  ... 6520 次点击

  A.C.Marias 把浪漫妩媚的香颂风情带入NewWave界,英国女歌手Angela Conway与诸多传
  奇乐手合作了一张专辑后却转行做了音乐录影带的导演;
  
  Adult Net 前The Fall的女歌手Brix Smith的个人乐队,将60年代的迷幻气息带到简洁
  流畅的英式摇滚乐里,结果是如青草地般芳香的复古味道;
  
  Aghast 曾在CMI发片的挪威女巫乐团,强烈实验色彩的黑氛围伴上女巫们疯魔的人声表
  演,黑暗、阴森、令人魂飞魄散,一如其名;
  
  Alison's Halo 昔年英伦Shoegazer运动隔洋在美国亚利桑大催生了这支如今已是苍海遗
  珠的优秀乐队,一个更甜美女孩子气的My Bloody Valentine;
  
  All About Eve 名大于实的老一辈哥特摇滚乐队;
  
  Alquimia 墨西哥籍的NewAge音乐人,飘渺柔美的乐风不逊于Enya,混入了神秘主义、
  民族音乐、电子实验等诸多动机使音乐色彩更显丰富;
  
  Alva 来自佛罗里达的三个女孩做出了可能是最令人困惑的声响,难怪会被John Zorn签
  在自己的厂牌下;
  
  Amber Asylum 芝加哥的黑暗新古典团体,音乐凝重、悲苦;
  
  Amygdala Hyperium新古典运动的领军人物,魂人物Dirk Schlomer那一手深邃幽暗的音
  响布制与建构令人激赞;
  
  An April March 另一支吉他噪音+小女声乐队,与其说shoegazer,倒更趋另类摇滚范
  畴,来自美国;
  
  Anchorage 和Stoa私交甚笃的新古典乐队,音乐更趋沉静、幽长,一种惨白的人文色彩
  ;
  
  Android Lust 少见的女子工业团体,音乐不重内涵只侧重强烈的感官刺激,虽是来自美
  国却有很浓的欧陆气息,主脑Shikhee比起唱歌更乐于象死亡乐队的主音一样嘶哑邪恶地
  "吼"歌;
  
  Angels of Venice NewAge里的中世纪音乐风景,唯美流行;
  
  Angizia 奥地利浪漫主义乐团,将歌剧里优美流畅的男女对唱和现代音乐剧的构思带入
  到摇滚乐中,俨然是另一个Lariomsa;
  
  Anita Lane 与The Birthday Party即后来的Bad Seeds合作无间的女歌手,个人作品也
  是如后期的Bad Seeds般略带乡谣气质、然邪气十足的流行乐;
  
  Anna Homler 美国女性人声实验表演艺术家,对民族音乐的偏好与运用使她在欧陆地下
  乐迷里颇为受落;
  
  Anne Clark 从新浪潮中走来的歌特始祖级人物,孤独的小安妮和她吊诡的音乐总会让人
  深感不安;
  
  Annette Farrington 波士顿Cult乐队Opium Den的女主唱,个人专辑又是一类向goth-t
  rip hop投石问路的取巧之作;
  
  Animus Mundi 签在Dark Symphonies女声分部Lure of Lorelei旗下的美国新晋乐团,将
  民族音乐、部落鼓击与黑氛围联合起来,颇有早期DCD的惊吓气势,值得留心;
  
  Apocalypse Theatre 流浪的怪诞军团,驾驶着大蓬车追随撒旦,又一个工业+歌特的新
  混种;
  
  April Nine Coptic Rain更出色的分支,在trip-hop初生之际玩票一把,虽某些作品略
  显刻板,却是不折不扣的dark trip-hop,最早的Heavenly Groove舞曲实践;
  
  Architectural Metaphor 前Arc Met,美国老牌迷幻乐队,狂乱迷离的太空之声;
  
  Arcana 以合成器拟出散发着骇人黑暗气焰的中世纪印像氛围,Arcana那浩瀚音场所带来
  的强大厣慑力,恍若从天上而落的黑暗圣光,能瞬间将人完全吸入他们那磅礴慑人的音
  响宫殿,Dark Medieval当仁不让的首选乐队;
  
  Area The Moon Seven Times的后续,低调吉他团体,恬静温和;
  
  Argine 根植于黑暗民谣,再引入哥特金属、新古典、中世纪、军乐等元素,硬朗却不失
  伤感与浪漫;
  
  Ashram 意大利新古典乐队,钢琴+小提琴+大提琴+人声,又一个浪漫伤感的唯美主义形
  体;
  
  Asmond 法国黑氛围乐团,把工业残响、实验噪音、祭祀氛围都掩没入幽深的黑色雾瘴
  下;
  
  Ataraxia 意大利首屈一指的中世纪乐团,Francesca Nicoli的女神嗓音无可匹敌;
  
  Attrition 北美老牌工业舞曲团,竟和欧陆黑电子有着诸多重叠的映像,其精致手法与
  先锋气质之于Die Form有如银币的两面,相映成趣,可惜另有主张的Martin Bowes和Ju
  lia Waller在声势上略逊一筹;
  
  Autumn 美国哥特摇摆乐队,吉他路线受CT启发较大,乐风浑沉酣畅,正是MCB所说的北
  美4AD之音的代表;
  
  Autumn Tears 名声赫赫的新古典乐团,黑暗浪漫主义风格的杰出代表,但作品略显做
  作;
  
  Azalia Snail 飘浮的民谣带有一种奇怪的lo-fi化了的4AD乐风,难以置信的是她已发表
  了不下十张专辑;
  
  Babylonian Tiles 后朋出身、80年代未成军于洛城的BT自称是迷幻哥特(Acid-Goth)
  的创始者(他们或者不知道还有个Legendary Pink Dots),不过在美国将经典迷幻乐声
  音带入哥特摇摆的例子还真没二见(更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了);
  
  Bare Wire 美国低调乐团,古怪的低音(颇似Angelo Badalamenti的风格)黑氛围,有
  一点点怪诞的女声演唱,少见;
  
  Basque 来自布鲁克林的Basque要为寂静在音乐中找到地位,以轻柔的吉他、贝司、键盘
  和氛围音响为主,加上虚无飘渺的人声,创造一种简约派的淡墨弱水的美学印像,令人
  着迷;
  
  Battery 优秀的工业舞曲团体,在圈子里薄有盛名,音乐里常有不俗的声响设计心思,
  以及工业团体里少见的浪漫悲情主义;
  
  Bel Canto 挪威乐队,欧陆低调女声的尊贵前辈,曾代表了极地阴寒的冰雪之音,但两
  张专辑后转投向明快温暖的高格调流行乐;
  
  Black Rose 意大利天音乐队,以氛围化的钢琴谱出寒梅冷月式的仙境;
  
  Black Tape For A Blue Girl 美国的This Mortal Coil,DarkWave中的显贵,在黑氛围
  的花园里谱写着绝望的诗情,字字句句都是令人动容的心碎;
  
  Blooding Mask 意大利的哥特摇滚乐团,不过份地加入工业元素,而大量阴森的管风琴
  音色使他们更显得邪恶;
  
  Bon Voyage 甜美的Noise Pop,美籍的身份却是十足的英式调子,让人想起短暂而美好
  的shoegazer运动;
  
  Camerata Mediolanense 意大利中世纪乐团,与Ataraxia关系甚密,以表现战争题材见
  长;
  
  Caprice 俄罗斯的新古典乐团,森林精灵的巴洛克音乐,深厚正统的学院背景令他们的
  音乐有着素面朝天的贵气;
  
  Chako Jack Or Jive的1/2,Chako的个人作品以她虚无的声线延伸着JOJ的柔弱美学;
  
  Chandeen 曾是如水光般美丽的阴暗流行乐,偶像气质的他们却是天音派元老人物,可
  惜的是吉他与氛围两派折分后(另一支为Edrea),表现全都大打折扣;
  
  Chaostar 野心勃勃的黑响交响,浓重的电影氛围;
  
  Cherche Lune 法国天音组合,民族、新古典、另类摇滚的综合体,干净、纯美;
  
  Cinema Strange 哥特摇摆乐队,虽出身美利坚,但显然他们在欧陆享有更大的声誉;
  
  Claire Voyant 又一唯美派代表人物,伤感的乐风人听人爱,但也极易让人低估他们,
  仔细品味下来才发现来自美国的他们竟做着这个年代中最长青的音乐;
  
  Cocteau Twins 唯美音乐的终极定义,所有低调女声的坐标原点:声乐上,Liz Fraser
  的如仙美嗓对后世影响不可估量,像wordless无词唱咏、双线相异的对比唱段、层叠迷
  离的和声编写等技巧被广泛传学;器乐上,Robin一手调制的虚无飘渺吉他音色更是习者
  无数、难以申数;
  
  Collection d'Arnell-Andrea 法国二人乐队,大提琴与吉他的唯美组合,然结果却激烈
  迷离、沉重而纷繁;
  
  Coptic Rain 斯洛文尼亚的老牌工业金属团体,音乐极其凶猛强悍,一派美式(Godfle
  sh、Ministry等)的精力过剩作风;
  
  D'arcadia 流行化的中世纪乐团,动听而已;
  
  Dargaard 黑暗交响的成员之一,虽然还是弦乐、管风琴、竖琴、教堂钟声再加女高音的
  寻常路数,但优美的音乐旋律、起伏路宕的氛围营造与恰如其份的修饰琢磨仍可令他们
  站到一流乐队的行列;
  
  Dark Orange 德国的唯美吉他乐派代表,行云流水般的优美;
  
  Dark Sanctuary 法国新古典乐团,在黑暗的圣殿里制造着气势恢宏的浪漫交响乐章;
  
  Das Zeichen Dirk Schloemer的分身之一,仍是Stella Maris的中世纪加电子的路子,
  但音乐情绪稍向早期Amygdala的幽深阴暗靠拢;
  
  Dead Can Dance 属于被供起来的祖师级人物,在Dark Wave中听完一转回来,还是感叹
  他们仍是最好的;
  
  Diamanda Galas 早期的Galas姐姐确是魔刹化身,她用键琴弄出仿似地狱震颤般的隆隆
  声响,同时发出最高音尖厉地刺向虚伪的天堂!后来那个唱着蓝调和福音歌曲的长发女
  子已经温和太多了;
  
  Dichroic Mirror 正宗的美式哥特摇滚,来自洛杉矶成军逾十年只发行过两张专辑,他
  们参于的另一组合显然名头更响--Stone 588;
  
  Die Form 欧陆工业舞曲的顶尖代表,更是SM情欲电子不二代言人,与身后的芸芸众生不
  在一个档次上,手法之精致细腻令人目眩,无论音乐还是视觉影像作品都有着独一无二
  的DF式邪恶堕落SM美学印迹,旁人绝难募仿到半分;
  
  Die Verbannten Kinder Eva 在电声交响氛围中制造阴暗美学的异端乐队;
  
  Dust Of Basement 德国又一EBM黑电子团体,音乐还算不错;
  
  Edera 从Chandeen中分出来后更专心致志地专研着他们的电子化取向,摩登许多后的结
  果却嫌有些"过犹不及"了;
  
  Elend 奥地利名团,黑暗交响的代表人物,那纵骋于天堂与地狱间的神魔般气魄罕有匹
  敌;
  
  Eleven Shadows 美丽出尘的Ethnic Ambient中飘悬着芳馥若兰的Heavenly Voice;
  
  Engelsstaub 黑暗新古典成员之一,亦是用强大的管弦力量雕琢那份悲剧感,此外,电
  子、民族、宗教等音乐元素俯首可拾,变化多端;
  
  Eridu Arcane 挪威乐团,直接受DCD启发,后又接受Sopor Aeternus、欧洲古典音乐、
  爱尔兰民间音乐等影响,以古典吉他、钢琴、小提琴、长笛等原音器乐为主,加以优美
  的女高音,清丽脱俗;
  
  Estampie 德国中世纪乐团,正统学院教育的出身令他们的作品严谨认真,庄重持稳;
  
  Eva O 传奇Christian Death家族的重要成员,美国的哥特教母,虽在其夫Rozz Willia
  ms盛名之下,但一当Eva老妈开口,你就觉得众多漂亮哥特MM充其量不过是装神弄鬼的花
  瓶而已,她才是老坚弥辣的死亡天使;
  
  Fading Colours 黑暗里颤动斑斓翅翼的蝴蝶,哥特摇摆+电子节奏的完美典范;
  
  Fairies Fortune Sleeping Dogs Wake的继篇,仍是一样的后工业路数,但戾气被洗去
  不少,安静许多,当然也少不了那些令人心碎的凄美情歌;
  
  Faith & Disease 从最不安静的地方--西雅图出来的一支最安静的乐队,温和的民谣+唯
  美派吉他+柔顺的女声;
  
  Faith and The Muse 定义扩张了的哥特摇滚,加入民谣、实验、民族等佐料后,乐风更
  加犀利、激烈;
  
  Falling You 实验手法做出流行化的ambient作品,酷爱以网络为媒介与众多女艺人(包
  括Claire Voyant的Victoria Llyod、This Ascension的Dru Allen、Full Brown Kirk的
  Krista Tortora、Lycia的Tara Vanflower等)合作,常有令人屏息的美丽乐章出现;
  
  Fear Of Dolls 号称受达达主义影响的歌特乐团,除生涩的实验片断外,也是沉重迷离
  的北美4AD之音的代表;
  
  Freiburger Spielleyt 德国又一学院出身的中世纪乐团,传统规正的作品中实验着微量
  电子声响;
  
  Frolic 哥伦比亚的仙乐氛围乐队,宛如梦中的清泉,轻灵透澈却又扑朔迷朦;
  
  Full Brown Kirk 少见的将Trip Hop带到工业音乐里的美国组合,乐风乖张、神秘;
  
  Gitane Demone Christian Death的女将,个人发展后尝试更见丰富;
  
  Glampire 虽是以工业舞曲为基础的团体,但音乐上常有令人大跌眼镜的变化招数,而主
  唱却是不变的恶狠狠的激愤态度,还算有趣;
  
  Gothica 意大利DarkWave乐队,乐风沉郁、庄重;

  Hana Sky Cries Mary主唱Anisa Romero与氛围音乐家Jeff Greinke的分支组合,除了
  料想中如仙女声与梦幻氛围的完美融合,还意外地带入了DCD式民族乐风;
  
  Helga Pogatschar 被喻作阴暗乐界的"白雪公主",然实验着前卫音乐理念的Helga显然
  要比总等着别人来拯救的白雪公主强悍、叛逆太多;
  
  Hagalaz Runedance 前Aghast团员,现在已是一位温和、感伤地唱些中世纪歌谣的女诗
  人;
  
  Hexedene 典型欧陆黑电子团体,高压电子与强悍节奏外送甜美女声;
  
  Hungry Lucy 甜甜腻腻的Goth-Trip hop小乐团;
  
  Illuminate 甜美可人Wave乐团,除电声元素外还带入Lacrimosa式男女对唱的浪漫交响
  风格;
  
  Impressions of Winter 德国又一支浪漫主义的新古典乐队,首张专辑后又引入了DCD
  式的民族乐风,但新近的作品越来越显得匠气;
  
  In The Nursery 俊美双胞胎Humberstone兄弟的长青组合,早期的实验阶段后,联同法
  国美女Dolores Marguerite C与军乐手Q,为黑夜梦者制造如诗如画、起伏跌宕的电影音
  乐;
  
  Irina 现居美国的俄国女乐手,WorldMusic+NewAge+轻迷的电子声响+柔婉的女声=美妙
  的流行乐;
  
  Iva Bittova 捷克女性先锋艺术家,狂乱时仿似一个拉小提琴的Diamanda Galas,但大
  多时候她的音乐仍是恬静柔和的;
  
  Ivoux Battery的分支组合,清冷冰冻的声音原本就只为白雪皑皑的寒冬而存在;
  
  Jack Or Jive 日本天音组合,实验着如水墨画般柔弱静态的美学概念,但也有怪戾阴涩
  的浓黑笔触;
  
  Jarboe Swans女将,却绝对比男性伙伴有着更广泛的实验意向,但各式各样的作品里都
  有股她所独有的、浓到变态的悲悯;
  
  Jaramar 墨西哥最具实力的中世纪乐队,平和的心境使音乐到演唱都朴实无华、认真诚
  恳,却又不失尝新的勇气,一如Freiburger Spielleyt;
  
  Jessica Bailiff 虚无飘渺的Ambient里实验着Post Rock的太空之音,而根源的民谣调
  子里又是攒眉千回的Sadcore情结,另一种lo-fi化了的唯美主义;
  
  Jocelyn Montgomery 崇拜Hildegard von Bingen的英国女子与先锐导演David Lynch的
  奇特合作,在阴森的黑氛围中用一线天籁般的歌声重新诠释Hildegard的神圣作品;
  
  Julee Cruise 另一位由David Lynch发掘的女歌手,小嗓门儿的Julee很聪明地用上CT
  式大量和声编排令她的歌声丰满起来,效果竟如红尘仙语般空幻脱俗,而本属流行的音
  乐更笼罩着一层旧时回忆般的模糊光影,奇异而永恒;
  
  Kate Bush 英国流行音乐家,于大众化的作品中实验着不可思议的演唱技巧+音乐元素
  ,在哥特\阴暗音乐圈内地位出奇崇高,仅次于Liz Fraser;
  
  Kate St. John 前The Dream Academy成员,擅长演奏多种器乐,曾与Van Morrison、R
  oger Eno、Tears For Fears等众多艺人合作,个人作品是做着和Virginia Astley一样
  优雅纯美的Chamber Pop;
  
  Kirlian Camera 风格变换不定的长青组合,欧陆黑电子、新古典、摩登舞曲、黑氛围等
  各种风格均有涉猎;
  
  La Floa Maldita 陆欧电子与法国香颂的完美公式,甜美腻人;
  
  L'ame Immorfelle 德国典型的批量出产式wave-pop band,靡烂的电声泥泽,讨巧的弦
  乐编排,goth式主题情调,流畅的歌曲旋律,可以听,但毫无存在价值,女声酷似Mado
  nna,好歹也算乐队唯一的特色吧;
  
  Les Jumeaux In The Nursery的舞曲分支,欧陆味很重,好坏各半;
  
  Les Secrets de Morphee XVII VIE的沿续,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声咏唱独此一家,别无
  分号;
  
  Lisa Gerrard DCD的另一半,她的价值你只要看看其他玩民族或中世纪的女声乐队就知
  道了;
  
  Louisa John-Krol 澳洲的Loreena McKennitt,纵然混在dark wave界,仍不妨做出她精
  致恬淡的流行音乐,以欧洲传统的民俗音乐与神话为根源,清雅如泉涌的乐风带着人在
  森林与山谷中寻觅那悠古传说的神秘踪迹;
  
  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 德国中世纪天音元老团,早期的神秘阴森和中期的清澈空
  灵都极之吸引人,女主唱和键盘手离去后,乐队音乐上摒弃黑氛围\电子成份而实行全盘
  DCD化实属不智之举;
  
  Lovesliescrushing 将Ethereal乐派里的吉他噪音美学发挥到极致的唯美乐团;
  
  Love Spirals Downwards 北美首屈一指的天音乐队,从最初CT式的梦幻仙乐到最后流动
  着铿锵清冽Drum'n'Bass血液的Heavenly Groove变身,Susanne那轻柔婉转、不沾纤尘的
  美丽歌声已让我们有太多感慨,至于改组后的Lovesprials,只可用"狗尾续貂"四字;
  
  Luna In Caelo 墨西哥的dark ethereal乐队,被比作CT与Cure的混和体,用上大量回授
  效果,再将之层叠交错,结果是迷乱眩晕的奇异声响;
  
  Lupercalia 中世纪民谣乐团,典型World Serpent式dark folk+古典女高音,甚是不俗
  ;
  
  Luxt 老牌黑电子工业乐团,在同类中算是不错的了;
  
  Lycia 萧瑟阴寒到极端的吉他氛围音乐,只有飘乎的游魂在那个世界中呼嚎;
  
  Lydia Lunch 美国地下音乐中的传奇人物,作品俱是无一例外的阴森颓废,只是比起后
  来的Spoken Words,早中期的后朋、无浪潮风格更贴近人心;

  Malka Spigel Minimal Compact的女贝司手兼主唱,个人作品趋于明快和温情;
  
  Manic P. 只有一张专辑的昙花组合,最早的天音乐队之一,古典女高音与强烈的电影
  氛围在当时令人耳目一新;
  
  Margot Day 纽约地下音乐圈里的才女,The Plague的主唱,曾与Beastie Boys、NIN、
  
  Misfits等乐队的成员合作过,个人作品是颇具实验色彩的表演:仿民族化的Galas式演
  唱、非传统的器乐、离奇的采样,支离破碎地组合后又被随意地调变扭曲,怪诞而疯狂
  ;
  
  Minimal Compact 荷兰老牌Wave乐团,受New Wave音乐的影响颇深,在欧陆地下音乐圈
  内享有盛名;
  
  Marianne Faithfull 久富盛名的英国流行女艺人,值得注意的是她80年代后期的某些作
  品,相当的黑暗,一种华贵的、说不尽的落寞和苍桑;
  
  Mediaeval Baebes 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中世纪女子,毫不造作的演唱一如数百年前在田间
  溪畔劳作嬉戏的村落少女们歌唱时的情景;
  
  Meira Asher 多才多艺的以色列女音乐人,民族、爵士、工业、电子、噪音实验统统纳
  入她叛逆激进的音乐中来,极端的音乐下不变的主题却是对和平的渴求;
  
  Mellonta Tauta 童化般的仙乐团体,各种声响的大融合,最纯真的感动;
  
  Mephisto Walz Christian Death的又一旁系,仍然是辛辣阴戾的美式Goth Rock;
  
  Mila Mar 德国天音乐队,早前带有异域民族情调,第二张专辑引入交响乐章反而不值
  一晒;
  
  Mira 被比作少女版的Cocteau Twins,眉宇间自然掩不了青涩的稚嫩与童真;
  
  Miranda Sex Garden 英国传奇哥特乐团,由早期的Acapella人声素唱团体到锋芒毕露的
  哥特工业激进乐队,始终不变的是Katherine Blake直刺人心的优美歌喉;
  
  Mors Syphilitica 二流歌特金属乐队向一流的新古典投石问路;
  
  Morthem Vlade Art 虽然根基是哥特摇摆,但他们引入了各种Wave路数使音乐面貌宛如
  京剧花脸般繁杂乱目,尚好;
  
  Nova CMI分支Curel Moon下的新签约组合,意大利籍,偏向柔性的黑电子曲风,鸡肋而
  已;
  
  NovaVenus Dark Orange脱胎换骨之新面孔,彩虹入水般绚丽的舞曲令人惊艳;
  
  Ophelia's Dream 力图取代Stoa的新古典乐队,首张专辑霸气十足,乃是Wave音乐里标
  准天音派(指古典女高音)的示范级作品,后作转趋内敛,古典味更浓;
  
  Ophelia's Sweet Demise 美国哥特摇摆乐团,但气韵偏向轻盈的Ethereal路线;
  
  Ordo Equilibrio 冰冷空旷的黑暗圣殿中为异教灵魂歌咏的民谣,标准的CMI式邪恶风范
  ;
  
  Ordo Equitum Solis 意大利民谣乐队,十数年来始终坚持着质朴伤感的音乐风格;
  
  O Quam Tristis... 小情小调的中世纪电子,才情创意俱不如Qntal,又一根鸡肋;
  
  Pilori 融合中世纪与古典主义的低调摇摆乐队,德式出品;
  
  Qntal Estampie与Deine Lakaien的全明星组合,专研中世纪电子,倍受推崇;
  
  Rada & Ternovnik 俄国地下音乐的秘密花,颓废靡艳的Goth-trip hop与女鬼高音令人
  惊魂;
  
  Rajna 法国神秘乐队,将DCD的音乐带入一个幽深飘渺、色彩斑斓的异域桃源;
  
  Rasputina 三位女大提琴手的乐团,首张专辑是粗砺狂放的Acoustic Goth(原音哥特)
  典范,后揉合进Marylin Manson式的工业声响,半得半失;
  
  Regenerator 加洲的欧式黑电子团体,音乐寻常,但手法极精巧,Electronica的味道更
  浓;
  
  Rhea's Obsession 加拿大两人团体,让DCD式的民族音乐与各种音乐实验手法在酣畅淋
  漓的摇摆乐风中迸出火光,精彩纷呈;
  
  Rise and Fall of a Decade 法国老牌Wave乐团,摇摆、弦乐、电影氛围,带着诗情的
  乐章令人回味悠长;
  
  Rosegarden Funeral of Sores 波兰最优秀的Dark Wave团体,庞大靡烂的电声宫殿里旦
  生了这支气焰更加嚣张的Dead Can Dance;
  
  Rosewater Elizabeth 这支水中花语般的唯美吉他乐队制作着晶莹纷繁的声学波光,但
  那心碎的诗情又岂可一个美字能道尽;
  
  Sabot 波士顿的低调乐团,本应唯美的曲风里却有了古怪的萨克斯吹奏,令人费解的音
  响尝试;
  
  Sally Doherty 将唯美主义的忧伤与中世纪乐韵带入到新古典乐风中的英国女子,甚受
  好评;
  
  Sanctum CMI的优秀乐团,在邪异的工业声响里加上暴烈危险的弦乐,更有鬼气森森的女
  声慑人心智;
  
  Sanguis et Cinis 典型的德式Wave Pop,电声哥特,委婉些是乏善足陈,直白点是破
  烂;
  
  Sea of Tranquility 天音+新古典+低回电子的昙花组合,同样秉持着Weisser Herbst
  旗下乐团的极端唯美标准;
  
  Seventh Harmonic 曾为Ataraxia作开场演出的英国乐队,用合成器拟出交响氛围再带入
  哥特情调的演唱风格、凯尔特音乐成份,而间或用上舞曲式电子音响声效,颇新鲜,只
  是效果一般,不过却是英国音乐中少见的欧陆阴暗气质;
  
  Shadow Project Christian Death家族的分支之一,Rozz Williams与Eva O的夫妻档组
  合,自然是邪异非常;
  
  Shelleyan Orphan Chamber Pop的代表乐队,Caroline Crawley那童话人物般美丽纯真
  的歌声亦曾出现在This Mortal Coil里;
  
  Siddal 北美仙音(Ethereal)派夫妻档,迷离飘渺的吉他加女声,近作渗入了电子成份
  ;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后朋/哥特的元老人物,Siouxsie姐姐妖艳的造型和演唱
  对后来的哥特妹妹们影响无弗届远;
  
  Sky Cries Mary 西雅图迷幻-后摇滚组合,音乐优秀,商业上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功;
  
  Sleeping Dogs Wake 德国后工业乐团,狠辣残暴的工业声响纠结上销魂蚀骨的冶艳风情
  令人神魂颠倒,但最令人刻骨铭心的却是他们偶尔洗去铅华后谱出的一首首凄美情歌;
  
  Sophya 又一个神秘的电气化的歌特声音,旋律甜美,表现不过不失;
  
  Sorrow Rose McDowall与Robert Lee的组合,虽然略显忧伤的旋律仍好像是Strawberry
  Switchblade式的青葱气息,但细品歌词却是死亡阴影下的一片惨灰;
  
  Speaking Silence 民谣风颇重的法国天音组合,忧愁清冷;
  
  Spell Rose McDowall与Boyd Rice的分支组合,平和安静甚至甜美的乡谣调子下是挥之
  不去的森然死气;
  
  Spindle Shanks 美国Dark Wave乐队,键盘经营的荒芜的音响空间,噩梦游魂般的女声
  ,电气味颇浓自然少不了舞曲化的作品,还是比较能吸引人的;
  
  Static Movement 意大利乐队Frozen Autumn的分支,泛泛的欧陆Syn pop式黑电子;
  
  Stellamara 来自保加利亚的民族音乐组合,唯美化的格调取向令他们的音乐瑰丽出尘
  ;
  
  Stella Maris 神童Dirk Schloemer的分身之一,将中世纪音乐与电子乐血脉融合,音响
  上更是打造得晶莹通透,创造另一种深邃却轻盈的梦幻伊甸仙境;
  
  Stoa 现行的天音标准定义就始参照于他们,尊贵的新古典元老,气质高贵深邃,Conny
  仙子临世般的演唱在阴暗乐界罕有匹敌;
  
  Strawberry Switchblade 装着波尔卡式泡泡裙,扎着大蝴蝶结,脸上来个Goth式的浓妆
  艳抹,音乐却是欢乐无比的syn-pop长青调子,SS绝对是80年代最奇异的印像之一;
  
  Swans 异教徒眼里的黑天鹅,祭祀民谣的调子里为人类社会的靡烂颓废哀鸣着一阕天鹅
  绝唱;
  
  Switchblade Symphony 浓艳到俗气的goth-pop,却能让人爱不释耳的听到作呕:甜蜜的
  邪恶,可口的毒药;

  Tara VanFlower Lycia的女将,个人作品是更加忧伤孤寂的空旷之音;
  
  Taras Bulba 德国Wave乐队,颇奇异的组合,民族、舞曲、实验、电影音乐一同混杂,
  却依然优美动人;
  
  Temple of the Embrace 美国地下乐团,World/Electronic/Ambient的综合体,色彩偏
  于黑暗;
  
  Thanatos Projekt下的优秀哥特团体,曲靓歌甜;
  
  The Azoic 哥伦比亚的工业舞曲团体,在寻常EBM电子套路上接入飘渺的天音咏唱,有点
  意思;
  
  The Breath of Life 瑞典后朋+天音乐团,硬朗、精致、流畅;
  
  The Changelings 亚特兰大的优秀Dark Wave乐团,黑色唯美的音乐中不着痕迹地佐入D
  CD式的民族之声,仍是来得如幻海迷航般凄伤;
  
  The Dreamside 荷兰天音乐团,本是民谣根源上的中世纪+民族,近来改玩欧陆黑电子舞
  曲,般般;
  
  The March Violets 狂野不羁的英国哥特摇滚乐队,延续着本国哥特的优良血统;
  
  The Machine in the Garden 名大于实的黑电子乐团,撇开男声代表的俗套表演,舞曲
  化的修饰细节却扣上氛围化的旋律构架与阴冷艳丽的女声演唱算是该团独特之处,值得
  一听但不值推崇;
  
  The Mirror Reveal 流行化了的Dark Ethereal乐队,各种时髦成份都小有尝试,委婉悦
  耳;
  
  The Moon Lay Hidden Beneath a Cloud 在残暴狰狞的工业声响中重塑中世纪印像的异
  端乐团;
  
  The Moon Seven Times 暗夜中絮语的雏菊,极优秀的美国地下吉他乐队;
  
  The Moors 北美的Dead Can Dance,擅长让古老神秘的民族音乐在长篇摇滚段落中铺展
  得淋漓尽致;
  
  The Night Eternal 美国哥特乐队,却仿照欧陆团体的用合成器拟出交响氛围再加上男
  女对唱的路数,只是音乐上来得太过寻常;
  
  The Shroud 抒情甜美的哥特乐团,动人的旋律,忧伤的演唱,人听人爱;
  
  The Soil Bleeds Black... 绝对是北美最犀利的中世纪乐团,他们的音乐铺展开就是
  一幅精致详尽的中世纪图画,传说、爱情、宗教、战争、生存...均一一纪录其中;
  
  The Violet Dawning 艳俗的Goth乐队,大量合成器音色与节拍却里瞅不见她们所说的对
  其影响至深的Brendan Perry(DCD)的影子;
  
  This Ascension 北美4AD之音的中坚力量,即更强有力更具哥特摇摆色彩的Ethereal乐
  队;
  
  This Mortal Coil 无可争议的传奇,虽然多瞩目于他的弦乐力量上,但也不可小觑了T
  MC音乐中那靡迷的电声布置,正是此两点对日后DarkWave乐派产生了无尽影响;
  
  Trance To The Sun 让六、七十年代的Prog Rock在歌特音乐中回魂,吉他与女声迷离幻
  灭的冗长回响让人经历一次次阴暗怪诞的梦境之旅;
  
  Trio Nocturna 亚特兰大的地下乐队,频繁地更换过女主音(其中包括The Changelin
  gs的Regeana Morris),做得乃是介乎哥特与NewAge间的Ethereal Celtic音乐;
  
  Unto Ashes 中世纪民谣组合,简单却优美的乐风无可挑剔,唯一的瑕疵是偶尔爱摆弄
  俗套的工业电子;
  
  Vas 最令DCD乐迷惊喜的发现,Azam Ali和Greg Ellis就像留恋在古波斯-印度国度里的
  Lisa Gerrard和Pieter Bourke;
  
  Vespertina 美利坚两位从事绘画/平面设计的艺术家的组合,音乐如他们的绘画作品般
  绚丽多采,缤纷华丽,充满神秘主义、奇异幻想和中古异域风情;
  
  Virginia Astley 英国玉女歌手,无疑与这儿绝大部分乐队或歌手相抵,在她纯洁无瑕
  的音乐里从来没有性与暴力的容身之地,无尽的法式浪漫风情融化在带有维多利亚式优
  雅风范的chamber pop中,温暖的歌声细腻勾勒着人性的每一次情感悸动;
  
  Wench 把DCD式民族风味带到又黑又重的地下舞曲节拍中,颇艳俗的表演;
  
  Women of Sodom 正如其名所暗示,WOS的音乐充满危险激进的性、女权主义、反宗教等
  口号,而这些内容自然是最适合工业舞曲这种音乐形式了,颇富心思、更加电气化的音
  响设计比起一味求重求闹的工业声响,更能让他们的音乐显得阴森神秘又肮脏颓废;
  
  XVII VIE 法国名厂Prikosnovenie下的王牌天音乐队,洗炼的新古典音乐线条配上Kari
  n那非凡俗之物的器乐化唱咏,呈现出一种游离于神鬼仙凡诸界之外的、空洞的美丽;

本主题共有 3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1-2 15:38
幻蝶古琴 地球
当!
#2 - 2007-4-9 07:46
boogiewoogie 地球
电螺去!!!!挖哈哈
#3 - 2007-6-13 21:30
止痛片 芬兰
有的貌似也不是女声把..不过都是很值得一听的乐团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19738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