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塔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小姐自述:我和夜总会保安之间的隐私

... 发表于 2006-3-6 11:52  ... 7036 次点击

  我擦干了身上的水珠儿,从浴室中走出,看见他坐在沙发上正注视着我,他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只是不停地吸着烟,我走到床边,然后赤裸地躺在床上等待着……他起身缓慢地走到床边,突然,他将手中炽热的烟头摁在我的小腹上,我“妈呀”一声滚落到地上,他扑过来骑在我身上,“哐”的一声给我一个大耳光,我高声大叫:“虐待狂,快来人救命啊!救命……”慌乱中我似乎听到有人在敲门,我拼命地高喊:“救命啊!救命……”“咣”的一声门被撞开,冲进一个保安,保安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将他从我身上拖下来,并以擒拿手法将其制服。

  事后,为了感谢救我的那个保安,我特意约他出来吃饭。在饭店,我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看上去,他大约有1.75米的个头,浓眉大眼,带有几分孩子气,说心里话,我挺喜欢他。谈话间得知,他叫×剑青,今年21岁。他比我小一岁,我就让他称呼我“姐姐”。我从包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两千元钱答谢他,可说什么他也不肯收,没办法,我只好把钱又放回了包里。我们开始闲聊,我说:“你的名字象个练武的。”他说:“我父亲喜欢武术,但是他不会,他希望我能练武,所以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其实我并不喜欢练武,当了保安以后,经常有殴斗事件需要你去制止,没办法,我只好从网上自学了一点儿功夫以便应急时用。”我说:“哇,自学的就这么厉害,你好棒啊!姐姐想跟你学,你教姐姐练,好吗?要是姐姐会点儿功夫再遇到变态的就不怕了。”他说:“姐姐想练,我当然会教了,只是怕姐姐练不了。”我说:“你练的是什么功夫姐姐练不了?”他说:“我练的功夫叫空拳,没有套路,主要是练实战,所以我说‘怕姐姐练不了’。”我说:“练实战没问题,姐姐上学的时候是学校体育队的,姐姐就跟你打,怎么样?”他说:“那好吧。”我说:“明天就开始练呗?”他说:“行!”……

  第二天大清早儿,我打了剑青的手机,还好,他的手机是开着的,不用寻思,肯定是在等我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让我去附近的一个花园门口等他。20分钟以后,我们在花园门口见了面,他带我进了花园,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我说:“怎么打呀?”他说:“不假思索,随机应变。”我说:“那我就试试吧。”我们开始练上了实战,我能看得出,剑青一直在让着我。打着打着……突然,我撞进剑青的怀里抱住了他,剑青没有反抗,我也没有放开他,紧紧地抱着他,似乎能感觉到他的心在跳动,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在我体内燃烧,我情不自禁地亲了他一下,剑青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上,我嗖的一下放开了手,背转过身去……我后悔刚才的轻浮行为,因为我毕竟是个烟花女子,生怕给他留下一个“恶习难改”的印象,我真是无地自容,不敢回头面对他……“姐,咱们回去吧。”剑青悄声地对我说。就这样尴尬地结束了第一次训练。

  第三天,起床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因为头一天晚上接了三个客儿,有点儿疲劳过度,早晨没起来,不知剑青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第四天,我起得很早,梳洗完毕就给剑青打手机,我似乎有些紧张,感觉心跳加速,“嘟,嘟……”通了,他没关机,“姐,还是老地方,呆会儿见。”说完他就挂了。10分钟后我来到了老地方,看到剑青正在那里活动胳膊腿儿,我朝他走过去,剑青看我来了,他礼貌地向我挥了挥手,我来到他身旁模仿他的动作跟随他一起活动……“姐,我们练实战吧。”剑青说。我放开手脚上去就打,打着打着……突然,剑青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然后他往后一撤顺势来个撅指,我“哎呀”一声跪在了地上,剑青赶紧将我扶起,握着我的手给我活动手指,我感到有股暖流沿着我的手臂向我全身传导着……我说:“今天就练到这儿吧,咱们去吃早茶,好吗?”剑青说:“不了,我还有点儿事情要办。”我说:“那好吧,你去忙吧。”我们在花园门口分了手,我只好一个人去吃早茶了……

  吃完早茶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脱掉晨练服,然后进浴室冲凉。正冲着电话响了,我跑出来接起电话,那边传来剑青的声音:“姐,我昨天在网上下载打印了一份《空拳文选》,今天早晨忘记给你带去了。”我说:“那你现在就给姐姐送过来吧。”剑青说:“那好吧。”挂了电话我赶紧跑回浴室抓紧时间冲洗,还不到五分钟就传来了敲门声,我来不及穿衣服,只好披上一条浴巾赶过来开门。门开了,剑青手里攥着一叠资料愣愣地看着我……我说:“进来呀!”他从我身边一过,一股汗臭味儿扑鼻而来。我说:“你怎么不冲个澡呢?你一进门儿我就闻到了一股汗臭味儿。”他说:“我一般都是睡觉前冲澡。”我说:“你现在就洗洗吧,难闻死了!我刚洗完,你进去洗吧。”他说:“那好吧。”他随手把那叠资料递给我,然后进了浴室。我坐在沙发上翻看那叠资料,可耳朵却总是在留意浴室里的声音……“姐,哪个是浴液?”浴室里传出剑青的声音。我赶忙放下手中的资料起身走向浴室,不假思索地推门而入,伸手抓过来一瓶浴液转身递给他,“哇!”我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怎么了?”剑青说。我说:“你的身材好壮啊!”剑青转过身去说:“姐,你快出去吧。”我说:“姐姐看看怕什么?”剑青说:“你在这里我怎么洗呀?”我说:“姐姐帮你洗呀?”我随手抓过来一个搓澡巾套在手上就去搓剑青的后背,剑青没有躲避……“把浴液递给我!”我说。剑青回手递过浴液,我把浴液涂抹在毛巾上擦拭他的后背……他那健壮的身躯冲击着我的视觉,令我的欲火在体内迅速燃烧,我的手情不自禁地向他的小腹游移,剑青一把抓住我的手说:“姐……”此时我已经失去了理智,无法控制我的情欲,趁他不备,我的另一只手突然伸过去一把握住了他胯下的宝贝,剑青攥住我的胳膊说:“姐,别闹了,好吗?”我说:“姐姐摸摸怕什么?”我握着他的宝贝摆弄着……剑青可以称得上是个坐怀不乱的男人,他的那个宝贝居然很老实——软软乎乎的。“姐,别怪我,我是个废人。”剑青说。“啊?”我惊讶地缩回了手,“难道……?”“是一次车祸留下的后遗症。”“弟弟你好可怜哪。”我倚靠在剑青的背上,双手搂着他的腰说:“如果你不嫌弃我,姐姐陪你过到老。”剑青说:“可我……”“姐姐不在乎。”剑青转过身来将我拥入怀中,浴室里的喷头正飘洒着温热的细雨浇淋在我们俩的身上……

  两个月后的一天,夜总会来了一帮人,其中有个文质彬彬的男人挑了我,带我在前台开了房,他手中拎着一只手提箱令我生疑?进屋以后,我先去浴室冲澡。冲完了澡,我走出浴室,看到那只箱子平放在床上并且开着盖儿。我马上意识到这人是个变态狂,我必须找个借口脱身。我迅速穿上衣服,这时他说话了:“你穿上衣服是什么意思?”我说:“胃疼,我去找药。”他奸笑着说:“别紧张,我能给你治。”我没理他,径直朝房门走去,他追过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我左脚顺势后退,右脚向后一个撩踢,就听他“啊”的一声,我回头一看,他双手捂着裆部蜷曲在地上。我打开房门奔向经理室,闯进经理室我就大叫:“变态狂!”经理说:“他把你怎么了?”我说:“我把他打了!”经理说:“啊?你惹大祸了!他是黑帮老大,他能整死你!我可保不了你,你快跑吧!我马上过去稳住他,你赶紧回房收拾一下东西开溜!”我愣住了没动,经理急了:“你怎么还站在这里?要是被他手下的人逮住了你就没命了!”我拔腿跑回自己的房间,带上信用卡和现金,随便抓了两件衣服放在背包里,拎包就往外跑,冲出了夜总会的大门,我挥手叫了一辆计程车,拉开车门一头扎了进去。司机问:“去哪儿?”我说:“出城!”司机问:“走哪条路?”我说:“随便!”我从包里掏出五百元钱往司机前边一摔:“快开!”司机一踩油门儿上了高速公路向城外飞奔……(全文完)

本主题共有 4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6-3-19 00:42
堂堂 地球
狂汗..
#2 - 2006-3-19 18:11
绮云 在路上
这个。。。
恩。。。。
不懂怎么说了
是一个故事?还是经历?
#3 - 2006-4-18 15:30
rarez 地球
没看明白在写什么。。。。。
#4 - 2006-5-25 17:56
bkbk 土星
看不懂的说...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32909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