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munich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念生。

... 发表于 2010-3-10 13:16  ... 4206 次点击


    新年,街灯如昼,烟花漫天,我在远离电视喧嚣的另一间屋子床边张望窗外。有人推门进来,我陷入这个新年最大的梦境,有人在耳边讲故事,清音呢喃,岁月扑面而来。

    我听说
    我听说,你讲述。

    多少年前的初春小城,行走着的路都是泥土,那可被称为陌上的地方两边开满了花,油菜花一大片一大片的开了,带着初春的温柔。

    然后在油菜花田里独自穿行嬉戏的女孩子惊起了几只蝶几只鸟,嬉笑回眸的地方,初遇那样安静的穿着白衬衫的男生,干干静静的梳着那个年代整齐的三七分,手里拿着画笔,愣愣的看向突然闯入的女孩子,站了起来,却不小心碰倒了画架,女生过来帮男生扶起,很快就走了,留下一地微风吹拂着的金黄色。

    那是令人乍然屏息的初遇。男孩子本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一场,如同那洛神一般。之后跟着父母拜访老同学家,他从来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父母跟他讲老同学家的女儿有多优秀多漂亮,他觉得这样相亲式的见面完全没必要,不过他终是挨不过父母,跟来了,结果在看见老同学家的那个女儿时顿时觉得踏破铁鞋,那天的油菜花田回眸的场景,他回去画了无数遍,没想到,却在这里逢着了。

    当年的男生在那个小城颇有名气,算是数得上号的公子哥。女生也是大家闺秀,所有人艳羡这样的郎才女貌。

    风度翩翩的男生开始了他浪漫的追求,陪女生去看风景,借了单车骑出去兜风,有时候男生也会安安静静的为女生画幅画,那个年代连牵手都觉得逾矩,就这样的纯恋,女生在男生的带领下看到了很多从没看到过的风景,男生也觉得灵感泉涌。

    之后的发展顺利而幸福,两人私定终身,到了另外的城市去打拼工作,那一年的新年,他们都没回家,他们在他们自己的小家捧着刚领回来的结婚证吃年夜饭。

    午夜十二点,女生看着已经累得熟睡的男生安静的许愿,那愿望如同三毛一样,简单执着,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伴随着十二遍: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

    男生的画在这个城市并没有怎么有市场,大多数的人也只想把他的画拿去装饰下,并不当艺术品。女生在歌舞厅里驻唱倒是安稳顺利起来。

    男生的脾气开始变坏,经常酗酒,然后酒醉了就指责女生的不是,甚至怀疑女生去唱歌辛辛苦苦赚来的钱。

    有时候女生也在后悔为什么不去大一点的城市见了更多市面再结婚,为什么要把自己困在这样的地方。但女生也就是想想而已,还是悉心的照顾醉酒骂人的男生。

    有一天女生回家,发现家里多了双漂亮的女鞋,那不是她的,她心中惴惴的有点惊喜,想着男生是不是卖了画赚了钱给她买了礼物。推开房间门发现男生不在,听见旁边有声音,于是欣喜的跑过去,却发现浴室里男生和一个陌生的女人抱在一起洗澡,女生顿时觉得手脚发凉,顺手拿着手里的开水壶就朝着那个女人洒过去。然后拿走了自己的包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女生终于走累的时候,发现这个城市这个街道都这么的陌生,无助的哭着,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其实她今天那么早回去就是为了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的。

    几天后,女生冷静的拿去了离婚协议让男生签字。

    男生看见协议上的孩子的时候惊讶的抓着女生求她原谅他一次,求她留下不要走。

    女生看见男生在她走后颓废的样子,烟蒂满地,酒瓶也满地,画架也倒了,上面混乱的图案尚有明黄色的回忆。

    女生差点就同意了,但是她想了想自己以后就不再是一个人了,她决心要把孩子生下来,为了她活下去。

    于是女生毅然决然的离开,回到了原来的小城,没顾别人的说三道四,没顾那是她当初看似私奔而离开的家,那是她最后的归宿,事已如此,家里什么话都没说,坚定的让女生生下了孩子。女生已经变身母亲了,每日过着起早贪黑的日子,出去打工,驻唱,赶回家照顾孩子,年轻的母亲自己奶水不足,于是只能熬粥给孩子喝。
    孩子出生的时候正赶上年关,还是难产,差点就面临着保大人还是保小孩的抉择。还好最后母女平安。于是母亲给女孩起名叫念生,年生念生,是个女孩。或是孩子通母性,念生从来不吵不闹,安安静静的等着母亲回来,然后给母亲最开心的笑容。这个时候母亲就会忘掉所有的累和不舒心,然后抱着念生睡了。

    念生的父亲后来也回到了最初的小城。

    他来看过念生,小小的念生喜欢抓着爸爸的下巴摸硬硬的胡渣。
   然后父亲就眼睛含泪的叫着:念念,念念。

    念生的母亲有时也庆幸当时没有选择留下,那样说不定他们一家三口就贫穷而没什么期待的过着生活。父亲懒惰无业,母亲也只能赚回糊口钱。

    在念生三岁的时候母亲把念生交付给了她的婆婆,然后母亲开始辗转城市找更好的工作,有时候会挤火车,到南京的火车那时候要坐三天,硬座车厢慢慢的都是人,哪里也站不下了,于是就在吸烟的风口站着,一站三天,都麻木到不知道什么是累;有时候又辗转厦门,然后遇见百年不遇的台风,那时母亲还要赶去唱歌赚钱,在路上甚至被风吹倒,有时候甚至就在路上睡了,醒来继续找工作。

    但是每次过年母亲还是会赶回来给念生过生日,跟她一起过年。

    念生也很乖,在母亲不在身边的时候自己学习,认字,背诗,看书,安安静静不吵不闹。

    小城里也有很多人认识了念生,都很喜欢这个安静乖巧的提着有自己一半高的筒子去上国画课的小女孩。

    直至母亲终于在北方的城市定居下来,决定把小念生带走,念生跟着同路的大学生姐姐走,跟婆婆分别的时候才开始闹起来,哭着喊着婆婆。

    小念生知道她不能喊她留下,那边是为了她付出了所有年华的母亲,她只能哭着舍不得婆婆和这座安静的小城市,舍不得那个跟了她八年的小画桶。

    念生在这边有了新的生活,遇见了新的朋友老师,有了对她很严格的爸爸。

    有时候念生恨恨这个新爸爸,他经常因为她不听话,她笨,她学习不好而打她,有时候拿着棍子抽,有时候会把那么粗的棍子抽断,然后身上就留下很多很多青紫的疤。

    然后母亲就抱着她哭,告诉她为了这个家要忍,爸爸是对她们很好的。

    再长大一点后,念生离开了那个城市,爸爸再没打过她,爸爸脾气还是不很好,但是对母亲和婆婆她们都很好,听说当年母亲想给爸爸生个孩子,但是爸爸怕大家最后偏心对小念生不公平,于是就不要了。

    然后又是一年新年时,念生回到了好久都没回来的北方城市。

    母亲脸上都长出了皱纹,爸爸也变得温和了好多。

    母亲拉着念生直说要给她做好吃的。

    念生整理着行李,窗外烟花漫天,女孩子把手中那本画册放在了箱底,时隔多年后的成名,据说那幅画的名字叫念生。

    然后念生想起来小时候有个人好像常常这样叫自己:念念,念念,笑一个念念。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只是油菜花在村头正盛,君已陌路。

    念生想着油菜花中回眸一笑的母亲,走到厨房,拉住了正要做饭的母亲的手,多少年的风华绝代,在念生身上消散了。

    念生浅笑着抱了抱母亲:妈,今天是你生我受苦的日子,我给你们做年夜饭。

    谢谢你把我生下来。





[ 本帖最后由 1929munich 于 2010-3-10 13:23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禾陶圈圈+28 短了..2010-4-2 21:27

本主题共有 2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10-3-13 18:11
bkbk 土星
人生的故事真苦真短。一滚鼠标轮主角捏捏就脱离loli阶段长大了
#2 - 2010-3-13 19:53
1929munich 在路上
中间很多故事被九妈吃了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6383 second(s), 8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