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湘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刺青

... 发表于 2009-11-15 16:13  ... 5373 次点击

年末是闻着雨水的季节,阳光特别温柔但又郁郁寡欢,
目光躲藏在流云里,形成大地光亮不一的风景。

在一把红色的伞下,握着塑胶伞柄的左手,无名指套上了一个刺青戒子,
是荆棘交织的玫瑰,花瓣的色泽宛如要溶化深烙进她的皮肤。
她拉紧了皮夹克,在麦原中间的小径走着。踩过枯萎的植物和湿漉黏稠的土,
夕暮下的风如鸟儿般高空滑翔滤过她从城市带来的尘嚣和纷扰,
一场张开双手拥抱所有的圣洁洗礼。

红色的伞从手心滑落,阳光便映在脸颊。

金色的光原来是长这样,里面还有血红的脉搏显示着跳动。
她无力的跪倒在小径中,被金色麦草遮掩一半的夕阳,脱去了灰色阴郁,
不再是淫雨霏霏,而是真实的靠在胸口。

她看着无名指上的刺青,吻着,眼泪滑落。
她也想走进夕阳里,像他一样消失在未知的前方。
生命怎么如此的渺小,太快告别,留下深爱自己的人面对回忆的空影。
也许,他这时也在附近,我们不该那么信任眼睛。那些走过的路,会重新萌芽开花吧。
他说,荆棘不是荒凉,是蛮吞下自己的心给最爱的人,开出一朵最美的玫瑰。

你不在了,但我们共同的路会继续的走下去。因为,你带走了我的心,
那颗蛮吞了自己心的荆棘,于你在的地方开出最美的玫瑰。
大地依然充满生命的活着,而我也还活着,你也是。
在触碰不到彼此的世界,牵挂的意念,相爱的频率,无需眼睛去看见。

红色的伞,化为青鸟,飞走了。。。

[ 本帖最后由 冷雨湘 于 2009-11-15 16:17 编辑 ]

目前这个主题还没有回复,或许你可以帮楼主加盖一层?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2824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