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特不耐特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他们的爱情

... 发表于 2009-6-6 12:41  ... 5280 次点击

他们的爱情结束于一句话,确切的说,是一句赞美,四个字的赞美。舒高再回忆起不是有什么值得怀念的,因为一句话就可以了结的爱情,谈的上爱吗?她再回忆起,仅仅是脑海中的一瞬,这一瞬也许来自某个似曾相识的场景。做为一个思维内敛却活跃的女孩,这样的感受是很经常的,比如她骑车经过花店街的时候,她听着CD光着书店的时候,她背着相机走在铁道上的时候。但那四个字回忆的浮现,几乎没有过。真是很淡漠的爱情啊,还是舒高自己太淡漠了?
那四个字很简单,舒高经常听到,但听觉并不就引发回忆,视觉、触觉、味觉等等都不一定能引发。还得是场景,也不是经历过的场景,大脑是会玩拼图游戏的,不同的花儿拼在一起,人会误以为是春天。对啊,不认识很多花儿的人。季节被拼在一起,在夏天永远不觉得冬天是寒冷的,只想该是凉爽的吧。
一本放在书架第五排编号为I313.45.4925的书掉落在地上,并随之一声沉重的砸响,背面向上倒下,这姿势的意思是等待。
就是这样的场景,让那四个字闪过舒高脑海。
“你真漂亮。”她不喜欢,不,仅仅是不能接受赞美,不管是表面的美,还是本质的美。你真漂亮当然属于前者。美为什么是正当的呢?这是她没有细想过的问题,但她一直在回答:没是不是正当的。
舒高漂亮,追溯这历史,最早的时候就是她出生。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婴呢?又不像是混血儿,皮肤是正常的蒙古利亚人,老照片的颜色;五官也不是轮廓深嵌,倒有些江南的味道;再听哭声棱角分明的清脆,一定适合说汉语。
当舒高读幼儿园,她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去照相馆拍照,右手食指放在唇上做出让人安静的姿势,左手扶墙,身子前倾。后来这张相片让照相馆放大,摆在橱窗里,一直到她小学时还能看到。
舒高漂亮是这样有历史的,不绝断的延续到现在的她。但这不是理由,不是让她喜欢这词的理由,她也不讨厌,只是不习惯。为什么伴随她长大的词,她还是不习惯呢?她不知道,也没有想过,她甚至不觉得自己不习惯。她很淡漠不是么。
他们的爱情结束于这四个字:你真漂亮。如果能拼凑出他们相处的时间,她就会发现,这是李析唯一对她说过的一次。应该怀疑他们能相处一段时间的原因之一,就是李析一直没有对她说过。可舒高不会想这么多,不会为一瞬的想起而想那么多,而且都已经过去了。

那本掉落在地上的书,是舒高第二次从书架上抽出她,并且第二次失手将它落在里地上。原本白色的书壳磨得带灰色了。她看着有些小小的忐忑,就像翻书时遇见裁剪不齐的书页,静静地迟疑了一阵去捡起。
图书馆在上课的时间很安静,一排排的书像还在睡梦中,安躺着,而舒高抽出的那本书滚下了床。没等舒高屈膝,它被人捡起来了,这似乎也是第二次。书当然不会凭空的飞起,是别人的手将它拾起的,可当回想不起人,只有那书的时候,它似乎是自己浮在里空中。如果是这样,它也会自己翻腾吧,会一页页的翻过去,可是为什么要翻页呢,它需要阅读自己吗?到处都是文字,书架上的每一本书都是文字,它们躺在那不是因为死了,它们翻腾起来也不是活了。总会有一双手以指纹摩擦起页边,让书页分开,翻过,就像从地上浮起的书是被人拾起的。
到底是什么,掉落、声响、拾起、躺着,让舒高瞬间觉得似曾相识,记忆的拼图错乱了。也许有过第一次的掉落,也是这本书,也是被别人拾起的。或许不是这样,她怎么会记得一个编号呢,超过七位的数字,她自己的电话也不记。

本主题共有 1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10-11-2 20:59
tuotuoyaya 地球
呃,有点小伤感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3414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