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特不耐特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尼戈与亲亲

... 发表于 2008-9-19 23:37  ... 6089 次点击

*后半部分本人再看都觉得棒,前半部分比较烂。可以从中间开始。

天帝与魔鬼再打赌。
这次的青年换了个名字,
也不在原来的国度,
他来自神秘的东方。
天帝的赌约啊!
将再次上演新一轮的游戏。
尼戈,青年的名字很陌生,
这个国度没有这样
不平凡的名字,
但他却真真实实属于这里。
黑夜般浓密的发丝,
空中明月似的双眸,
国度的一切高贵与美貌,
皆集在他身上,
在这个没有贵族的国度,
他多么像一位贵族。
如若不是在东方,
而回到天堂的国度,
他定能为天帝领导人间。
天帝爱此青年,
魔鬼未曾不是。
爱能让人迷失,
他们又何能免除,
虽不冲昏头脑,
却也相争相夺,
这就是他们打赌的起因。
青年风华正茂,
寄期梦中人一,
这便开始了人生的游戏。
有位少女,
是天使的后裔,
名叫亲亲——也是非凡的名字,
有非凡的美丽。
曾遭魔鬼的嫉妒,
以所有一切引她犯罪。
少女不知世界,
怎能抵抗魔鬼的引诱,
夏娃也曾偷食禁果,
少女也如此破禁。
亲亲,她生来美丽,
如所言,他是天使的后裔。
少时便文静少语,
这更添加她一份恬静,
长大便是瑟瑟淑女。
婀娜姿态撩动人心,
身边青年隆隆而至。
这些青年与魔鬼有过协定,
他们变成了人——原本不是,
只为使亲亲破禁。
只要达到目的,
魔鬼便让他们永远做人。
少女的天真清纯,
自不能不染凡世的俗尘,
何况有无尽的引诱。
千万次的抗拒,
她还是背叛了自己的吻。
何能使天使折翼?
何能使少女失贞?
人间之情便有这魔力,
哪怕只是充满了虚假、伪吝。
安排此刻,让少女与青年相遇,
天帝的爱——尼戈,
魔鬼的恨——亲亲,
他们要在一起。
花儿再次开放,斗艳争丽,
这又是一个春光。
清晨的明媚照到床头,
便唤醒了沉睡的美丽,
露水凝在亲亲的睫眉,
天使的泪滴落万物复苏。
春日的郊游,
和无心的女友——叫丽夏,
亲亲新交的女友替换男友。
此时的亲亲,表情虽已黯淡,
因遭受世间的愁苦,
但心中的不熄真火,
仍等待着新的生息。
这也是尼戈的春日,
同游一片春郊,
约同了好友丽夏,
片刻等待,迎来了亲亲回梦中。
先未知亲亲是那伊,
便未有在心中荡起涟漪。
平淡的一天郊游,
未料早已播下了情种。
天帝曰:那爱会让尼戈同
亲亲进神的国。
魔鬼曰:那爱会让他们沦落。
再瞧人间,地上仍是人潮人涌,
亲亲也还是再其中。
尼戈咏唱天帝的造化依旧,
天帝喜悦他,
便愿他早日完成定业。
天帝差使一些人,
其人陆续向尼戈诉说,
亲亲的传说。
言她是淫恶奸贱之女。
尼戈听后,不是信,反是怜爱,
天帝喜悦。
魔鬼担忧自己又输掉赌约,
开始发愁。
他自知尼戈无法引诱,
便冀望于亲亲。
魔鬼使亲亲双眼蒙尘,
见不到尼戈的善与真,
拒尼戈于千里外。
这些天帝知道,却不干涉,
他知尼戈自能行事。
帘外的暗意没有人看见,
银月悄声挂上了树梢。
月光匍匐在尼戈脚下。
“你这傲丽的银月,
何曾如此。
你曾看见希腊、罗马的辉煌,
你曾看见诸侯、英雄的黑暗。”
尼戈行走,月影相随。
“月上是否有神冥、庙宇?
或是另一番天地?
神独爱人,只造人的美丽。”
银色羞涩了,
花儿也羞涩了。
这是东方的一句谚语。
“人,
人啊,
美丽的人,
是这样,月儿,
我在寻思。亲亲。”
亲亲是无心看星月的。
今夜是有月光,但这又怎么样,
哪怕没有月光,她一样能有人陪伴。
又轮到哪一位青年?
是一位路上遇见的,还是前日
见过和一位少女在一起的。
她不在乎这些。
青年就是一样的,
在她这里没有区别,
她都能让他们臣服于脚下。
自信的美丽,
谁堪比拟,
谁可抗拒?
这真不是好的年岁。
若是在希腊时代,
众神、英雄、人民,
就要为她而战了。
特洛伊的十年为了海伦,
亲亲亦何止十年,
如若青春不老,定血战永远。
要是在罗马时代,
暴虐淫逸的君王,岂不因亲亲
所满足的爱欲而狂喜!
埃及那绝艳的王后
也不能让他们这样满意。
青年来了。
看他长相多么滑稽,
上颚突出的两颗板牙
如兔子般,满脸的胡渣
却毫无男子之气。
他多么像那些,
东方和罗马都曾有过的,
不完整、残缺的第三类人。
这是什么动物变成的人!
哪怕是泥泽里打滚的猪,
也比他强上千百倍。
实在的,只能用阉狗来形容他。
嗨,不要污了眼目,
也不要让尼戈知晓,
他会多么痛惜亲亲
在这东西的怀抱。
一夜就这样过去,
已经不见了夜的美丽,
只有黯淡的光朦胧着。
但既然没有了美丽,
就让自由与光明普照大地!
猛狮的心当然应该在
绿草的广阔辽远,
但必须的进食,
乃是为了更好的奔跃。
雄鹰的飞翔自然要向
蓝天的无限无垠,
而悬壁上的栖息,
才能保证遨游远举。
翌日,尼戈去往丽夏之所。
丽夏明了尼戈动情,
又觉亲亲形成未定,
不知一颗饱满的卵内
是晶莹剔透,是黯淡无光。
她向尼戈发出劝戒:
“她是天使,或是海妖,
你无法分辨、知晓。
她能让你进入升天?
或是使你成为不朽的雕像,
但却是石头一块
丢入海洋的深渊暗沟。”
尼戈因丽夏之言而矛盾,
世人之说是浮云,
飘过就不见了。
但丽夏却是亲切的泥土,
永远要在她之上踏结石,
由此知道生活知道自然。
“她明媚的双眸怡凝着天空,
眼里的光芒却充满绝望。
看看路上的行尸走肉,
如果没有了其中的一员,
本没有谁会为此忧伤、悲痛。
若有爱,便会将轻尔的云当作
另一番不同的时空里的彳亍者。
暴风吹着一切离开她的视野,
留下的是一股强大的摧毁之力,
她还未及躲回潘多拉的盒子,
而她的美丽从此成为了牺牲。
无知的祭祀由多彩之神的
虔诚信徒主持,他们
用未清洗的手将亲亲献祭。”
丽夏不愿再多言,
明亮的白天里萤火之光
是无足引人注目的,
甚至是不需要的、多余的。
尼戈不能自已,他的心
若风中之旗、浪中之帆,
颤动,如寒冷冬天赤裸的身体。
“水要是在地上就汇成了河流,
在天上却是飘浮不定的云朵,
但它终有一日要回归到地上,
只是要等待那一日何时到来。
我信那日必定大雨倾盆,
让喜悦的泪水参合着落下。
泪,这本属于痛苦的珍宝,
怎会跟同异族来到凡间。
原来它属于黑鸦群飞的痛苦,
那沉沉的一片覆盖着大地,
使与光明分离,然后倾盆大雨。
孕妇分娩婴儿即将降临的一刻,
唯一萦绕身边的是痛苦与叫喊,
谁知那孕育多时的竟是恶嚎。
爱绝不是生命的罪恶,
又岂是浓缩而成的不洁灵魂,
腐败的草木里尚且有神的造诣,
何况是与神相似的精美的躯体。”
千万里绕远的航行也要靠岸,
万亿年日月的遥绕东起西归,
长途的跋涉可以要人困乏竭力,
长久的期许可以让心失意绝望。
小睡才是适合中午的选择,
不要去望看遥远的风景,
否则一切美丽都将遥不可及。
“亲亲,她的眼里是秋水般的静,
哪有溷浊、污染的流体,
静若处子已经是难求的美德。
何止是那衣衫的华丽,
否则也就如同辞藻的华丽一般,
听时是悦耳的天籁之音,
过后却再也不见了踪影。
智慧与美德当然不必绚丽的包裹,
但若世上真有十全的美丽,
为何又不信她是神的赐予。
造物主打造的灵魂本都是不朽的,
高贵的灵魂连同她的美德不朽,
只要确信如此,哪怕真有堕落,
那也只是迷雾中不辨方向。”
“我对她已倾心,
信她是白金铸成的女子,
熔炉的高温不能融化,
现时虽已情欲高热,
但若离开这黑暗的作坊,
就会回复她温柔的体温。”
情与权的欲望,
这两个连胞胎儿,
他们是如此的近亲。
像是倭黑猩猩与黑猩猩,
相似的厚唇,相似的长毛,
相似的堕鼻,相似的长啸……
一切的相似又如何,远处的
日与月又何曾不都是浑圆。
他们一个沉浸于爱的欢娱,
一个为统治而苦苦厮杀,
虽也都曾走上不一样的道路,
却一起来到了充满痛苦的恶魔岛。
人,你也是那岛上的居民。
你本属于那广阔肥沃的大地,
枝繁叶茂春花秋实生老病死。
那岛上有什么呢?
这是一片不毛之地,沙漠戈壁。
人,你来本是要寻找的,
原来就是这些更令你心动的尘土。
这些尘土没有水的湿润,
没有花草鱼虫的灌溉,
没有有力的手的翻垦。
没有一切可能让它丰饶。
又是一张满是花香的床榻,
嗅觉的记忆完满地填画着
丰满的生命,灵魂。
如果她离开了,大地岂不是
失去了暮色中的最后一缕霞光。
卫护那良好睡眠的神职人员,
他看着亲亲从无梦的梦中苏醒,
这预示着亲亲将离开他的身边。
他不愿意失去霞光置身黑暗,
尽管他喜欢黑夜时候的迷离,
同样喜欢亲亲迷幻的身体。
她是光,肌肤如映照着光亮的白雪;
她是霞,面颊是透晰着暮日的云朵;
她是整个世界,是天堂中的一朵花。
她又是为驱除黑暗而点燃的烛光,
必定在曙光降临的一刻熄灭,
然后开始另一段的期待和盼望。
你的美好是否是体内一个真实的灵魂,
或者只是寄生其中的一群蠕虫,
产生神秘的液体,麻木你的身体,
或者那些蠕虫还有在世上的亲戚,
它们产生陶醉的诱惑的气体,
进入你的鼻孔,迷住你的心。
那是酒精使她昨夜尽情忘我狂欢,
而此时却没有在记忆里留下什么。
一缕午时的阳光,
悄悄地蒸腾了亲亲身上的酿气,
这点滴的温暖,和着空气中的水,
滋润了亲亲凝结的双眸。
几百列的光柱迎接她的回归,
犹如圣徒升入天国的一刻,
她受到阳光的宠爱,因她生是光明。
已是古老的节日,将近亲亲的生辰,
这特别的一日,特别的在此时。
此时宁我记起,一切并非如此。
亲亲是我爱慕的女孩,
而尼戈是世界中虚无的我。
现实混和着梦幻一同降临,
我为尼戈结识亲亲,
亦有人语亲亲之祸患不洁,
同所述是一摸一样的粘贴。

2005.11

[ 本帖最后由 因特不耐特 于 2008-9-19 23:49 编辑 ]

目前这个主题还没有回复,或许你可以帮楼主加盖一层?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4389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