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写给白纸君的信(其三,或可读性文字、天气、白色线头)

... 发表于 2007-9-5 13:57  ... 9833 次点击

白纸君:
  不得不为你的回信速度汗颜,长此以往我岂不是每天要写上两封回信?希望能由你来控制写信的密度,因为只要有回信我不回复便惶惶不可终日。
  在收到信回家回复前我可是仔仔细细的在学校发下来的三百字稿纸上将谈话要点一一列好,但要把这些要点连成一封具有可读性的文字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困难。你的回信中问道“为何写不出文章却能写信”,在我的意识中信与文章是截然不同的存在,信可以毫无顾忌毫不修饰的胡写(文艺程度上,譬如比喻或是精巧的字句),但文章是不行的,绝对不行。
  没想到你也对村上君感兴趣,森林里的书与我此刻所捧的这本是否有本质上的区别呢?在给你写信的时候我不断想起笠原May给主角(忘记名字了)的信,值得庆幸的是我此刻所写的是有人阅读有人回应的真正意义上的通信。近两个月来我一直在读村上君的书,其他作家的书一概没看(放假前购入了张爱玲全集),也许在读村上的过程中可以激发我心中关于写作的什么,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有,我似乎无法从根本上理解书中的内容,就像是在烈日下思索太阳存在而被炙烤得头晕目眩。
  今天我写信(确切来说是打信)的位置与昨天两封不同,场所的面积固然相等,可场所中的事物迥然不同,这么说吧,我现在的场所从窗口望出可以看到更加遥远的景色。不过天气一直没有晴下来,虽然雨今日没有再下,但是令人郁闷的乌云——无辜被人讨厌的云——依然在上空逗留。
  其实我的父母对我……抱歉,无法想出确切的词句,举例说来就像是能够允许我独立思考而并不刻意将自己的思想强加于我的类型,当然在最大限度上是希望我能如一般人般思考,但是我对于自身莫可名状的思考既已展开,那就不可能停止,对待他们不时的冷嘲热讽我也学会使用沉默应对——这是我自己的人生,每一步我都希望能够出自自身考虑而迈出。传统观念上不上大学人生则等价于结束,你说我是出于逃避而进行思考,不妨就这么认为:我是为了逃避大学而在此徘徊。事实上,大学生活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具备吸引力,单纯为了文凭或是人脉而上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同时,我对未来没有任何确切的把握,没有特别想要去做的事,没有希望为之奋斗的目标,我所能想到未来要做的事情一件也没有。悲哀也好颓废也罢,我真正希求的不过是舒适平淡的人生(具体说来太过傻气,仅做泛论)。这个问题还需要继续考虑,在看你回信的过程中一些线头已然露出,我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细小的白色线头连根抽出。
  信中你写到“可以日常为基石”,不瞒你说,看你的信我往往绞尽脑汁,因为你的句子中基本上不存在任何主语,而写过的信寄出后我很快就会忘记具体内容,我得花平时阅读双倍的努力去将我抛之脑后的内容与你无主语的词句连接,这一句可是对于我写作的建议?“写作可以日常为基石”,其实最近正在做最后的努力,再不能写出小说我就从此再不提笔。
  不知在森林中的白纸君你如果指甲长长了要如何处理,我的指甲现在已经长到按下F键指甲就能碰到R键的份上了。这就去剪,被学校该死的教务处中年妇女看到说不定会直接把我指甲盖掀掉。

  下次不如用此开头:展信好展信佳展信不笑是傻瓜。

Sai
2007-09-05 13:55


本主题共有 3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9-5 15:38
fmfsaisai 地球
说说我自己吧,大学生活对我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相比工作而言。
但是高中生活,在一个所谓准军事化管理,全寄宿制的,学生毫无人身尊严和自由可言的,以盈利为主要目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私立学校(甚至都不配叫学校)的高中生活,是在让人无法忍受。所以我走人了。
高中的时候我很迷茫,因为毫无自由;现在也很迷茫,因为自由是有代价的。也许大学混个4年就会好很多了吧,可是没机会了。
另外一提,我这界高考同学里
理科最高分610,文科最高510(上500不到10个)
算是全废了,MD,好好的这么一届人都让这些个SB领导给折腾毁了。

一句话总结吧,如果大学之路不是那么痛苦,我绝对是非常想去上的。因为那里既有自由,也不用为工作所累。
退一步讲,还能多感受几年校园气氛,这种事情,一生就这么几年,过了就再也没了。
#2 - 2007-9-5 21:55
Sai 桂林
刚才收到白纸君总结性的回信,这就打上来
#3 - 2007-9-7 19:35
isncn 地球
2000年1月1日回忆录

到底是世界尽头,还是冷酷仙境?
这里是国境以南,还是太阳以西?
我和白纸君坐在海豚旅馆
一边讨论象的失踪
一边看着窗外的歪脖子鸟
星期二的女郎如期而至

场景介绍就此结束

“你是否已经下定决心?”女郎坐在沙发上,倾着头问我。
“是的”我默默的回答。
“我在你眼中不算是美丽的女人吗?”女郎不解的问。
“是美丽的女人”我默默的回答。
“或者是我有你所反感的喜好?”女郎不解的问。
“没有”我默默的回答。
“那为何……?”
“吭……”
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女郎的话。
“我想你不需要我的建议”白纸君的声音透过空气传到我的耳朵里。
沉默
时钟开始飞快的旋转
屋子里的空气不安份起来
时间的飞逝引起空气快速流动
我感到胸口发闷,大口的喘气
“那是气压的缘故,把嘴张开即可”白纸君的声音再次传来,这回有些刺耳。
我张开嘴,闭紧双眼,情况得以好转。
时钟恢复正常,风也跟着停了。
我慢慢睁开眼睛,白纸君依然坐在那里,女郎却不见踪影。
我疑惑的看着白纸君,等待着他的答案。
沉默
“你为何……?”
“吭……”
沙哑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他用手指了下时钟。
“星期三,所以她消失了”

[ 本帖最后由 isncn 于 2007-9-7 19:39 编辑 ]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3943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