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munich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惜春纪 - 安意如

... 发表于 2007-8-5 12:56  ... 9133 次点击


【出版社】: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评分星级】: ★★★★★

【所属分类】:图书 > 文学 > 时尚阅读

 基本信息
【总 页 数】:308页
【装 帧】:平装
【开 本】:16开
【ISBN】:9787505723573
【出版日期】:2007-6

 内容简介:
    贾惜春,她是曹公笔下最寂寞的女子,群芳丛中,遗世独立,万人不可亲近。比起她,妙玉尚有几丝红尘眷念……她是红楼十二钗中着墨最简的女子,却在安意如的笔下复苏了真实鲜活的个性——性灵质冷,爱淡如禅。她许她一个新的天地,一个崭新的纪年。在这里,惜春做着一场比红楼梦更繁更空的梦。——她比她更懂她。
    细细品来,《惜春纪》实在不是《红楼梦》的续书,这只是一本关于惜春的书,若要强烈攀搭,也只算得是红楼梦非主演的一次走穴或是加班而已——同样的舞台灯光,同样的服装道具,同样的四丫头的本色出演,所不同的,只是她手中的剧本,已经不是她烂熟于心的《红楼梦》,而是无法预计也无法重拍的一个本子——生活中,我们叫它无常。
    惜春被指配给冯紫英,这是一个极为妙绝的搭配,仿佛是红楼文本特地留给意如的线索,它知道这个小小的遗物在这个丫头手里会有非比寻常的作用。细思几番,惜春真的也只能配给冯紫英了:惜春是贾珍的妹妹,冯紫英是贾珍的朋友,他们的交集在很久以前就顺理成章地存在了,只是藏得极为僻秘,无人窥视而已。
    《红楼梦》里的惜春好似夜里的受风的太湖石,冷得空洞且没有情分,而在《惜春纪》里,四丫头虽依然是红楼里的那个冷姑娘,但却冷得有形有质,看得到的丝丝冷气,触得着的伤心刺骨,不再只是一个模糊而空幻的身影。

内容节选:    壹  往事前尘
    (一)
    翌日晨,天蒙蒙亮。整个荣宁街还是清寂的,像一条冻住的河。
    这辰光,连早起做小买卖的百姓还没起,别提这些公侯世家的爷们了。
    宁府的兽头大门阖着,只有两头石狮子警醒地盯住街面。轻微的响声,东角门开了。一片束衣打千之声,跪倒几个门房。
    “爷,这早起您去哪儿,可要小的伺候?”
    贾珍不发话,踩着小厮的背上马,打马朝荣宁街街口去了。
   “爷出去的事,不许泄露给里面知道,多说一个字,仔细揭了你的皮!”
    小管家俞禄交代过,翻身上马。几个小厮紧随其后。一片嘚嘚声,几匹马前前后后出了荣宁街。
    贾珍脚力快,众人落在后头,闷声催马。当中有一个小厮素得贾珍宠,年纪又轻,耐不住性子,赶着问:“俞大爷,爷这是往哪儿赶啊?”
    俞禄脸一沉,喝道:“爷的事由得我们问三问四吗?只管走,小孩子多用耳朵少动嘴。”
    小厮一吐舌头,不敢多言。
    贾珍在马上心事重重,一径朝着城外玄真观赶去。
    凄冷的金陵古城外到处飘舞着萧瑟的秋叶。天是阴霾的,像贾珍阴沉已久的心情。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秋的冷雨,无声地落在冰冷的石板上,落在遍地枯黄的落叶上。雨很细密,不一会儿贾珍的脸全湿了。
    他不能闭眼,不能看见可卿悬在高梁上的身影。“天香楼”三个字,在他脑海中晃来晃去,忽远忽近。他眼前像有一把匕首,夜夜不能阖眼。
    深埋在心底的,那本来属于两个人的痛苦。可卿死了,只剩他一人背负。想到可卿的死,他又一次感到身体里撕肉裂骨般、血淋淋的痛,不容忽视!这个坚硬的男人又一次决裂地想哭。
    ……
 目 录:
序言
引  深闺惊梦
壹  往事前尘
贰  缘来深浅
叁  怨似伶仃
肆  花落无声
伍  路转峰回
陆  是耶非耶
柒  海棠依旧
后记

本主题共有 3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8-5 12:57
1929munich 在路上
怎么都没人介绍?????
#2 - 2007-8-5 13:16
Sai 桂林
因为这本书实在是……
转豆瓣书评一篇:

惜春卻也讀聖經
文:Emerald|奮鬥!JHU!(广州)

  {文段來自在綫閲讀.如果是我愛的作家寫了本失水准的書,我也寧可買回來字字句句地挑剔.可<惜春紀>不是如此,我絕不會為安意如花一分錢.那些混亂的人物關係我已不想多說,單挑那些夾生的紅樓腔和惡俗的言情段落好了.}
  
  那种疼痛像从前的一个神也有过的疼——有一个神,他有一个漂亮的园子,他有一个仆人。有一天,他心血来潮为这仆人添了一个伴侣,他是想,我赐予你生命,我赐予你爱,我赐予你幸福。我赐予你想要的一切。只你务必忠贞,不可背叛。而那仆人有一日,听从伴侣的话,摘下了树上的果子,吃了,便有念想,不再忠贞。
  神很心痛,于是驱逐了他们。如此疼痛。背叛的恶果,连神也不可原宥。你知道吗?情感自私如斯。
  ——<惜春紀>第十九。
  [(感謝尖叫蔁同學提供歷史知識^_^)惜春大戶小姐果然博學,連唐朝當年曾光輝一時但後來被滅的景教都知道.]
  
  你曾用丝巾勒过自己吗,到差一口气就窒息的程度?我试过,所以了解惜春当时是如何难受。
  ——<惜春紀>第十九。
  [不是第三人稱的文麽?這"我"又是誰?]
  
  "我不确定我是在做梦还是真实的,我听见那些恐惧的声音,有人尖叫,有人狂笑。接着大片的黑影覆盖过来,我被埋葬。在我死去的时候。耳边还一直响着野兽的嘶吼声,声音太惨烈。后来有人过来抓住我的手,周围渐渐安静了。"惜春皱眉描述着一个梦境。
  ——<惜春紀>第五十五。
  [你確定這是紅樓續篇?這不是模仿安妮寶貝而不得要領的三流言情小説?]
  
  "你……"她静静地说。她想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他亦静静地,只是说--我在这里。
  ——<惜春紀>第六十五。
  [風聲太大,我聼不見...]
  
  贾珍衣冠楚楚的样子倒映在她的瞳孔里,视网膜锐痛!
  ——<惜春紀>第六十九。
  [清朝的解剖學發展得真好啊,連視網膜這麽專業的名次都曉得了.]
  
  ...目前先這麽多,要是有可能的話,我真想通篇摘抄下來句句評點奇文共欣賞啊!但為這冷笑話犧牲我的考試太不值得了.BTW,如果看鳥我這摘抄之後對此雷文有興趣,請善用擺渡搜索.

more:http://www.douban.com/subject/2128011/
#3 - 2007-8-9 13:15
1929munich 在路上
汗.......好崩溃的评价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4135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