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交换日记症候群

... 发表于 2006-9-26 13:52  ... 10883 次点击

  这所学校不知什么时候蔓延了这样一种气氛。
  本是一个集体的班级分裂成许多小的部分,像蒲公英被吹散落到天涯。这些小蒲公英们落到一个未知的地方,扎了根,开始共同生长。
  维系他们生长的土壤不是书,不是话语,而是一支笔,一个本子。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奇特的心理,明明可以诉诸语言的东西,却偏偏得写下来供小团体的几个人观摩,更不必说一旦写下的秘密被无关人士看到的悲愤与尴尬。
  当然,这件事本没有什么错误,错误在于……

  溟叹了口气,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眼前同学们的寂静视若无睹,椅子被这唐突的动作推挤得发出了“吱吱”的声响。拿起和他的交换日记。走向他的位置。
  他正在和几个女生说话,看着他们欢声笑语,溟觉得自己与他们有几万光年的距离。他在日记里表现的高深厚重,与眼前的他完全搭不上线。也许那些是他那一个人格写的吧。溟这么想着,把本子交给了他。
  他接过本子,继续与女生谈笑。恍若溟未曾出现。这种忽视感,溟时时刻刻可以感觉到。
  不仅是这一刻,溟的父母长期不再溟的身边,溟一个人过着许多人憧憬的独身生活,但溟不想,不愿,她宁愿有一个即使天天打骂自己的父亲,宁愿有一个在自己饭里面下毒的母亲。想到这里,她记起以前和他说出自己这样的想法时他脸上无限惋惜的表情,他握着溟的手,说若溟不介意可以到自己家吃饭。溟拒绝了,即便她很想,毕竟那不是自己的父母,这存于内心的梦幻是无法付诸现实的。
  他和那几个女生说完话,看到一直愣愣站着的溟,走到溟面前说:“放学给你看一样东西。”

  课堂上,老师在讲着古典诗词的美丽与哀愁,溟看着周围奋笔疾书的同学,不禁为老师的投入于尽力感到哀愁。因为这些疾书者们不是在记笔记,而是在写——
  交换日记。
  是的,每个人都在写着自己与某个人或群体的秘密日记,他们无视时间与空间的变化,沉浸于自己的世界当中,不可自拔。溟有时候会害怕这些同学在某时刻会唰的掉落一个有着灰色横线地面的白色荒野中。在那里,只有许多巨大的黑色文字,文字伫立在地面上,镜头延伸,无数的黑白充斥了这个空间,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仅有天空偶会被遮盖,一片黑暗,又有新的黑色文字掉落,之后只剩下平静寂寥的白。
  太恐怖了。溟想着自己或许有那样一天,瑟瑟发抖。

  溟和他走在燿湖边的石子路上,看着隐没在花丛中的对对情侣传出的悄声细语,而自己此时和他无言的走着。
  溟不喜欢说话,很多人这么认为。其实溟并非不愿说,而是不知道如何说。就如此刻,溟正绞尽脑汁的想要说些什么。正要开口的时候,他说话了。
  “最近很流行交换日记啊。”他看着湖面上飘落的一片叶子。
  “嗯,我们也在写。”溟看着他的眼睛,即使他的焦点不在这边。
  “你不觉这是一种病态心理?”他突然转过头,目光与溟相交。
  他停下脚步,“去那边坐着说吧。”,他指着不远处榕树下的石凳。
  “病态的话,那我们也在其中了?”坐下后,溟不解的问。
  “也许吧。你看看这个。”他打开书包,竟从里面拿出一大堆的笔记本。厚厚的一摞,少说有十几本,“这是我在这半个月里和他们写过的日记。”
  “他……们?”溟盯着这一堆本子,惊道。
  “很多人,每个人用不同的本子写着,有些本子是几个人一起写。”他顿了顿,从其中抽出一个有着彩条封面的本子,“你看一看。”
  溟接过本子,深吸一口气,开始一页页翻看。
  这本日记给人无比压抑的不适感,参与记录的几个女生在平日都是活泼可人,但在这本子的文字中透露的无奈与绝望让人讶异她们是不是立即要跑到某个不知名的山上跳下来。
  溟很快看完了,望着他,正欲启齿。“你想要问里面我的态度吧。”,他似是明白溟的心思,“只是为了调查,不具有任何真实性。”
  他又递来一本,溟看完,再递一本,就这样一本接一本,直至夜幕降临,周遭的光亮不足以让人阅读为止。
  “你觉得怎样。”他问溟,夜色中看不甚清他的面庞,只有眼睛反射出些许的光亮。
  “……”溟心理清楚明白,却没有开口。
  “你心理清楚明白,但你没有说出来,是因为你惊讶于这些日记中显露出的不自然,这不符合年龄的成熟,不应出现在这个年龄的话语情节,他们不过十六七岁,却经历了方若几十年的风霜。”他也看着溟,溟一语不发。
  “原本仅有两个人在写他们的交换日记,但不知何时,不,应该说早在人类意识萌发之初,人类就有了如此的欲望,诉说,倾诉,这些词汇创造之初就是为了表明人内心深处的绝望与渴望。
  “最初两人的行为不过是无意识的实现潜意识中蕴藏的渴求,但这样的行为却正是如今整个班级沉闷的火花,那些人犹如抓住了什么,纷纷仿效,包括你我,他们掏空心思将自己的压抑的未压抑的释放的未释放的统统写下。他们不甘于自己的经历没有别人般悲惨,欲通过写作来证明什么。
  “于是心灵深处的黑暗占据了整个人身,沉浸于其中的人享受着这种黑暗带来的快感。我与他们同写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无力改变这种状况,以致于自己都有可能深陷其中。所以……”

  溟望着他,终于开口:“你把所有的本子都收了过来。”
  “没错。”他的语气中有些欣喜。
  “你要怎么做?”溟大概猜到了。
  “这样。”
  他站了起来,捧着那堆日记,走到河边,将他们放到地上,拿起最上面的一本,扔入水中。
  本子没有沉下去,反而顺着湖水流走了。
  溟呆呆的望着他的背影,仿佛在进行什么神秘的仪式。路灯忽闪,灭了。只看到一个黑影在夜色中优雅如舞蹈般重复着每一个动作。
  声声落水鸣,所有的本子,都化作了东流的水。
  溟看者那些飘到燿桥下的本子。
  似曾相识。

Sai
2006-09-26 13:50

本主题共有 17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6-9-26 13:58
bkbk 土星
sai的学校里很流行交换笔记?
#2 - 2006-9-26 13:58
Sai 桂林
哇……为什么我刚发您就出现了……

===================================

没错……
#3 - 2006-9-26 17:13
bkbk 土星
好吧,我承认我在中午跑出来上网了,对不起party和人民_ _|||

============================

日记应该是写给自己看的,专门拿来交换用的日记,是肯定会扭曲的吧-.-
#4 - 2006-9-30 16:44
安意如 地球
不知道为什么要换
#5 - 2006-10-3 20:14
花散里夕彦 桂林
...........
用沉默去表达一些事.
#6 - 2006-10-3 20:39
李子南瓜 地球
我真是对这些文科班的家伙无语了……
#7 - 2006-10-3 21:11
Sai 桂林
修改错别字一处
#8 - 2006-10-4 15:08
花散里夕彦 桂林
歧视文科生,后果很严重!!!
#9 - 2006-10-6 19:43
Sai 桂林
可以理解...
#10 - 2006-10-7 11:40
涂鸦 北京
坛子越来越正统越来越强了

以后会常来的~~

加油SAI

---------------------
http://hi.baidu.com/lalawawa
-------------------天下无敌的分割线--------------------

跑跑卡丁车【网通】区

ID: 赛亚人亚瑟

大家一起来漂移~
#11 - 2006-10-7 12:33
Sai 桂林
……啊,AD杀掉
#12 - 2006-10-19 20:49
bkbk 土星
哦了...原来这是文科的地盘....

我是理科的,闪- -||
#13 - 2006-10-19 23:01
babyhux 地球
理科的同闪
年纪大了
不能享受很多东西了
#14 - 2006-10-20 11:55
李子南瓜 地球
好,我也要写交换日记!
By the way,回9楼,我能有什么后果?你能把我怎样?
#15 - 2006-11-13 19:58
苹果 地球
Sai,你不觉说教味太过浓厚
#16 - 2006-11-26 11:29
insanenuts 地球
晕晕的 发生什么了
#17 - 2008-6-20 18:34
花散里夕彦 桂林
咱许久没注意这帖了,突然爆发!
你写。咱就蹲窝里看你写。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4289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